网络百科新概念
创建词条
四川百科信息网知识树
我的积分
我的空间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四川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3248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烨一(2011/11/5 10:21:17) 最新编辑:烨一(2011/11/5 10:21:17)
嘉绒语
拼音:Jiāróng Yǔ(Jiarong Yu)
同义词条:嘉绒语方言,羌族嘉绒语
目录[ 隐藏 ]
  嘉绒语方言的分布地区嘉绒语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的羌语支。通行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dKar-mdzes)和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
  

介绍

                嘉绒语方言文化
嘉绒语方言文化
  嘉绒语是一种非常原始的语言,是汉藏语系的“活化石”,它保留了原始汉藏语的一些语音形式(例如:复杂的复辅音,)和构词手段。嘉绒语对了解古汉语的语音和语法有重大的意义,因为语言历史比较有助于构拟上古汉语的语音系统。例如:法国语言学家沙加尔提出“肘”(中古知母有韵)应该构拟成*tr-kuʔ。嘉绒语可以印证这个构拟,因为这个词有同样tkr- /trk- 的复辅音;请参考“肘”在嘉绒语诸方言的形式:茶堡tɯ -ɣ ru 日部tə-krəvzuʔ 四土tə-krú。

  嘉绒语的动词形态相当丰富,除了时态,还表示人称范畴:动词的人称和数与主语/宾语一致。在汉藏语系里,除了嘉绒语,有许多语言也呈现动词的人称标记,例如景颇语。有的学者甚至怀疑,原始汉藏语可能有相同的动词人称标记,但是这个标记系统在汉语,藏语和缅甸语里消失了,只保留在比较原始的语言里。在汉藏语系里,藏语和汉语具有悠久的文献传统,却丢失了原始语一些很重要的特征,反而处于边缘地区的语言比较接近原始语。
  

语言发展


  嘉绒语(rGyal-rong),又作嘉戎语,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的嘉绒语支,亦有学者将其列入羌语支。通行于四川省的甘孜藏族自治州(dKar-mdzes)和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rNga-ba)。操嘉绒语的人被识别为藏族。

  从民初直到1953年前的文献都将嘉绒地区的族群称为“嘉绒族”。1950年代初期,中央民族学院还设有“嘉绒族研究班”,创制了嘉绒拼音文字,记录当地的民间故事。1954年,将“嘉绒”识别为藏族,之后才有了“嘉绒藏族”这一称谓,并将嘉绒语列为藏语的分支。
           嘉绒语研究
嘉绒语研究

  嘉绒语是一种非常原始的语言,是汉藏语系的“活化石”,它保留了原始汉藏语的一些语音形式(例如:复杂的复辅音)和构词手段。嘉绒语对了解古汉语的语音和语法有重大的意义,因为语言历史比较有助于构拟上古汉语的语音系统。例如:法国语言学家沙加尔提出“肘”(中古知母有韵)应该构拟成*tr-ku?。嘉绒语可以印证这个构拟,因为这个词有同样tkr- /trk- 的复辅音;请参考“肘”在嘉绒语诸方言的形式:茶堡t? -? ru 日部t?-kr?vzu? 四土t?-krú。

  嘉绒语可以分为四种彼此互不相通的方言:四土话、草登话(藏语威利:tsho bdun)、日部话(当地:zbu;藏语威利:rdzong vbur)和茶堡话(藏语威利:ja phug)。

  嘉绒语的动词形态相当丰富,除了时态,还表示人称范畴:动词的人称和数与主语/宾语一致。在汉藏语系里,除了嘉绒语,有许多语言也呈现动词的人称标记,例如景颇语。有的学者甚至怀疑,原始汉藏语可能有相同的动词人称标记,但是这个标记系统在汉语,藏语和缅甸语里消失了,只保留在比较原始的语言里。
  

语言研究


  藏族是马尔康的主体民族,使用语言为嘉绒语。

  对嘉绒语,语言学家提出了一些不同的见解,但很多人倾向于嘉绒语是一种特殊的独立语,还将它归入羌语支。有人甚至说嘉绒语中有藏语是纯属借词等过分之言,这明显是不对的。嘉绒的历史,文化各方面都离不开藏族,对此,藏文文献中有详细的记载,嘉绒语是藏语的一个方言,所有藏族人(包括嘉绒人)都知道嘉绒人就是藏族人,至于语言的不通,那是它在历史的长流中在保持原始藏语的同时,因地理和经济,文化等原因它是有了一定的变化,正如徐通锵老师所言:“即使是同一来源的语言,也会有各自的发展方向”我也对此翻阅过一些资料,从语音和词汇,语法各方面都与藏语是相应的。可为什么很多汉族学者对此有误解呢?

  1、自吐蕃国灭亡,藏区一直没有统一的政治和经济,文化,语言的舞台,因地理的彼此分割,各方言都有了自己的变化,特别是嘉绒,康定等边境地区,在各民族的语言接触中拉长了方言间的距离,这是普遍存在的一种语言现象,如西藏边境的门巴语,珞巴语,四川边境的道孚语,扎坝语,云南边境的普米语都是藏语方言,由于以上特殊原因,各方言的差异越来越大,有些还误认为是别的民族。所以从历史渊源研究语系的分类是一种理想的选择,我觉得这是一种对学术的态度问题。

  2、语言亲属关系的确定既决定于语言,又不完全决定于语言,因为语言的分化与合并决定于语言的接触,而语言的接触直接与语言使用者,社会的发展和民族关系的历史密切相关,或者说语言的分化或语言的合并常常与语言使用者社会的分化,合并或迁移等联系在一起。因此作为语言历史关系的亲属关系研究要受到民族史和民族关系史的检验,换句话说,这种亲属关系的语言学研究要以民族学和历史学为参证。有人将藏语支的羌语,嘉绒语,普米语划作所谓羌语支的失误,就在于不顾语言使用者的历史和民族关系的历史。又以类型学分类代替了发生学分类,即以现代代替古代语言,混淆了语言的共时比较和历史比较,这就失去了科学性。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烨一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sc.zwbk.org 四川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