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创建词条
四川百科信息网知识树
我的积分
我的空间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四川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8124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烨一(2011/11/4 14:00:28) 最新编辑:烨一(2011/11/4 14:00:28)
老湖广话
拼音:Lǎohúguǎng Huà (Lao Huguang Hua)
同义词条:湘语,湘方言,湖南话
目录[ 隐藏 ]
 
              湘语的分布
湘语的分布
 
 
 
  湘语是汉藏语系汉语,中国的一种方言,是湖南省四大方言(贛語湘语西南官话客家话)之一,又称湘方言。四川重庆一带横直喊她做老湖广话。是生活在湘江流域及其支系一带湖湘民系使用的主要语言。现代湘语的使用者主要分布在中国大陆湖南省相当部分地区,主要的湘语城市包括长沙,株洲,湘潭,益阳,娄底,衡阳,邵阳等。2008年统计约为3600万人口,占汉族人口的5%左右。湘语也由于历史或移民的原因,在陕西南部,安徽南部,广西东北部,四川以及贵州局部地区亦有分布。湘语主要以长沙话和双峰话为代表,但其它各片皆有特色。
 
 
  

语言起源  

上古


  先秦楚言


  战国形势,展示楚国范围楚言/古楚语,是指先秦时期流行于楚地的楚方言。古楚语的具体面貌今已不可考证,但它是湖南及湘水流域的汉人最早使用的语言。“楚言”一词最早见于《左传》,说明楚地方言至少在春秋晚期就已经形成,是华夏语的一支,并与当时的中原雅音夏言有别。楚国兴起于汉水源头并长期活跃于江汉平原,并定都于郢(今湖北省西部)。在战国时期,古楚语随着楚国的兴盛,通过征服杨越并大量移民而进入湖南。虽然楚国与中原同出华夏族,但至少在春秋战国时期,楚语与中原华夏语有相差大的差异,同时楚语与当时的齐语,越语也存在区别。《左传.宣公四年》在解释楚国令尹子文名字时说:“楚人谓乳谷,谓虎於菟,故命之曰斗谷於菟。“这说明古楚语不仅在语音上与中原汉语有较大的差别,词汇上也有许多独特的地方。如《楚辞》中的语辞“兮”,“些”则可视为古楚语在语法上和特征。孟子在《孟子·滕文公上》中讥讽楚人许行说话如鸟语,暗示中原语和楚地语言有巨大的差别。多数专家都认为古楚语包括湖北,湖南和长江中游南岸一带,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今天湘语的前身。

  南楚语南楚最早在西汉杨雄的《輶轩使者语释别国方言》(简称《方言》)出现,并多与“江、湘”等并举。“南楚江湘”看作上古时期的—个方言群或土语群,是“楚语”的嫡系或支系,同时也是吴语的近亲。《史记·货殖列传》云:“衡山,九江,江南豫章,长沙,是南楚也。”南楚大概包括今天的湖南,江西大部以及湖北,广东广西的部分地区。南楚语的词汇一部分吸收成为汉民族共同语,而一部分则保留在湘方言中,比如:“湘沅交界呼儿为崽”,此用法依然在湘方言口语中。南楚语可以说是古楚语在秦汉时期湖南境内与湖南的土著民所操的语言糅合形成的语言,应该说在“南楚语”的阶段,湘语的发展已经基本成型,如果说要从现代湘语的角度出发来命名一个“古湘语”的话,我们可以把“南楚语”称作“古湘语”。

  古湘语的发展在两汉时期,湖南依然以少数民族繁杂,势力非常强大。汉族以今长沙为中心的湘江中下游地区。所以古湘语和少数民族语言长期共存,并不断通过小规模移民向非汉语地区扩散。秦汉时代整个湖南地区的广阔腹地仍然是古苗瑶民族的居住地或未经开发垦殖的原地,其间可能还零星散布着一些汉族移民点。长沙在王莽新朝时期改名为填蛮郡,说明甚至在当时的长沙,苗瑶少数民族势力也非常强大。历代北方的战乱,湖南地区接受了一次又一次的移民,因而人口激增,从元始二年至永和五年138年间,长沙郡人口从23万增至105万,零陵郡从14万增至100万。正是这一波又一波的移民运动,使得古湘语扩散开来。
  

中古


  唐代也有大批中原移民涌入湖南,所以五代之前,湖南人多是来自北方的中原移民。大量移民的到来自然冲击了南楚语,并改变南楚语的形态。晚唐湖南邵阳人胡曾有诗《戏妻族语不正》,“呼十却为石,唤针将作真,忽然云雨至,却道是天因(阴)”,这说明了晚唐时代邵阳或者湖南一带的“m,n”已经开始合流。由于移民的大量迁入,到宋代时,除湘西山区外,汉族已发展到了湖南全境。一些宋代湖南地区方言的特征也有记录,比如江西词人孙奕《示儿编》中记载:荆南士人“南读为难,荆读为斤”。ng,n,m相混也是现代湘方言的特点之一。
  

近古


  近代湖南方言格局的形成:元代湖北、湖南受战乱的影响,人口大减,地广人稀,而江西则相对稳定。因而元末明初大量江西移民进入湖南,此时湖南人多从江西东来。而明代中期以后,湖南移民的祖籍开始复杂。明清时期,湖湘移民开始向四川移民,并在四川形成一些方言岛,四川人称之为老湖广话。移民深刻的影响现代湖南方言的布局,比如接受北方移民最多的是湘北地区,其次是湘西地区,与今天的湘北和湘西地区成为官话区不无关系。江西移民主要集中在湖南东部,以及今天的邵阳和新化部分地区。江西移民深刻影响了湖南深的方言格局,现代湖南靠近江西的东部交界地带平江、浏阳、醴陵、攸县等都被划归为了赣语区,此外,衡阳地区的常宁、耒阳的赣语区也是移民带入的。明初亦有大量的江西人进入湖南,当时移民主要进入的是今天的岳阳、长沙、株洲、湘潭、衡阳等地。这些地方是湖南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但长沙湘潭等地虽然也是人口重建式移民区(移民人数达到80%以上),没有形成赣方言的聚集区。周赛红认为可能由于当地土著比较经济强势,而是与当地土著糅合成新湘语。但移民语的影响渗透在语音,语法以及语汇中。亦有专家认为长沙等地的新湘语是由老湘语侵蚀赣语形成,存在争议。
  

近代


  湘语的古老核心在湘江中下游地区,而其它各地湘语的形成时间不太一致,新化,安化一带的湘语可能是宋代才扩散过去的。而南县湘语则迟至民国才形成。
  

分布与使用情况


  湘语的分布以湖南为主,在广西、四川和陕西等地也有分布。湖南境内的湘语主要分布在湘江流域、资江流域,沅江中游少数地区以及洞庭湖滨部分地区;广西境内主要分布于东北部湘江流域的全州、兴安、灌阳、资源和龙胜部分地区以及周边一些地带;四川境内主要分布于四川盆地中部,点状散布在沱江、涪江、长江和嘉陵江沿岸;陕西境内主要分布于安康一带,尤以汉阴县的最为集中。
  

语言特征


  历来人们在确认一种方言是否属于湘语时,几乎都以声母的发音方法作为标准。如詹伯慧(1985:125)认为:“古浊音系统在相当一部分地区保留得比较完整,古全浊塞音及塞擦音不论平仄都念不送气浊音,而资水下游部分城镇说新湘语,古全浊塞音及塞擦音不论平仄一律念不送气清音。”但随着方言研究的深入,人们发现上述标准存在缺陷。比如在长沙话中也并非所有的古全浊声母字今读塞音,塞擦音声母时,无论平仄一律不送气。有相当多的例外字。

  通过这些标准主要可概括为以下四条:

  古全浊声母舒声字今逢塞音、塞擦音时,无论清浊,一般都念不送气音;

  无论是否保留入声,古塞音韵尾[-p]、[t]、[k]均完全消失,也无喉塞音;

  声调基本在五至七调,绝大多数去声分阴阳;

  地域标准:地处湘江,资江流域,沅江中游部分地区,抑或南岭地区,或者是有充分依据证明是由以上地区外迁移民造成的方言岛或方言飞地。

  凡是同时符合上述四个标准的方言应当可以判定为湘语。
  

语音特点  

文白异读


  文白异读是汉语方言中一种特有的现象,一些汉字在方言中有两种读音。一种是读书识字所使用的语音,称为文读,又叫读书音、文言音、字音;另一种是平时说话时所使用的语音,称为白读,又叫做说话音、白话音或话音。在中国地区,吴语、闽语的文白异读现象最为频繁复杂。湘语中也有非常复杂的文白异读。比如长沙话中:蚊 mən33(白读)、uən(文读),娄底话中:望 mɤŋ(白读)、uaŋ(文读)。
 

声调


  湘语一般有5-7个声调。多数平声去声分阴阳,少数去声不分阴阳。即一般为“阴平、阳平、上声、阳去、阴去、入声”六声调。

  入声调入声是中古调类的一种,以促音收尾。在湘语的入声多数无塞尾韵,按照辅音韵尾来说,湘语的入声已经名存实亡。但做为调类独立存。湘语的入声可以看成是演化的最后阶段。湘方言的入声仅仅能够称为入声调,而保留入声调的湘方言多为新湘语。如2006年的方言调查中发现259个常用入声字,在长沙方言中95%的古入声字独立成调。长株潭小片的绝大多数方言(如长沙),甚至上宁乡话(灰汤)和湘乡部分方言(如金薮)都有调值为24的独立入声调。新湘语益沅小片方言入声消失,派入阴去,如汨罗话,湘阴话,益阳话,沅江话等,调值45。岳阳县荣家湾以及其附近的黄沙街,毛田等地,都有独立入声调,并且有喉塞韵尾,而且部分地区入声分阴阳,阴入短促5,而阳入比较舒缓22。可能是由于赣语的影响。在老湘语娄邵片中,入声字分化比较严重,娄底,湘乡,双峰,涟源,新化,安化等多数地区入声调消失。而古入声字按声母清浊派入两上不同调类。比较娄底城区方言,清入字派入阳平45,浊入字派入阴去35,入声做为调类彻底消失。双峰的情况也于娄底类似。但值得一提的是,并非所有的老湘语的入声都消失,比如娄底方言中双江,小碧等地部分保留入声,独立成调,调值为中平调33。此外邵阳一些地方也保留了独立的入声调33。在永全片以及衡州片的祁东,祁阳,衡阳,衡南方言中,有一半左右的入声字已经归派到其它调类。多数是清入字多读入声,而浊入字多读阳平。在永州花桥和高峰土话中,也保留了部分入声调。

  平声多数湘语的阴平为中平调33或者高平调44,55。湘方言多数代表点的阳平调值低沉,为低升调12/13或者低平调11,而在四川的湘语点的阳平为低降调21,与西南官话的阳平调值21相吻合,不能不说是西南官话的影响。

  上声及去声新湘语的多数代表点上声为高降调41,52,42,而老湘语的上声多为低降调21。多数湘语的阴去调为中升调35或者高升调45。
 

变调


  次阴去老湘语湘乡方言阴去按照送气与否又可以分为阴去和次阴去,此外中古次浊声母(m,l,n)与中古入声形成次阳平,不与阳平合并。湘乡城关镇话共有7个单字调,形成“平声三分+上声+去声三分”的格局。次浊阳平不同于全浊阳平,是一个独立的声调,次清去声不同于全清去声,也是一个独立的声调,入声调完全消失。各声调的调值分别是:阴平44、阳平214、次阳平334、上声31、阴去445、次阴去225、阳去33。次阳平包括入声字和浊声母字。此外荣家湾方言也有类似的现象,在送气和不送气分调。
  

分类


  根据最新的中国方言地图集,湘语分为五只方言片。

  长益片:长沙-益阳片,是使用人口最多的一只方言片。

  衡州片:衡阳-衡东片,位于衡阳一带。

  娄邵片:娄底-邵阳片,原先送喊得做“老湘语”,是湘语中间特色最为纯正、最不接近官话的一只方言片。研究上也有主张拆开个只片做两块:娄涟片跟哒祁邵片。前者是娄底-涟源片,后者是祁阳-邵阳片。

  永全片:永州-全州片。全州位于广西桂林,是Wp/hsn/省外湘语|省外湘语的代表。

  辰溆片:辰溪-溆浦片。位于湘西。靠近西南官话地区。

  此外,侸四川的达县、陕西的安康等地阿有零星的湘语分布。

  而湖南的常德、怀化、郴州、湘西州等城市的方言基本已经成为西南官话湖广片,跟湘语有一定的联系,但已经不属湘语。 原先,湘语按是否保留浊声母分类,湘语横直送分得做老湘语和新湘语两类,即长衡片跟哒娄邵片。湘语以长沙(新)及双峰(老)为代表点,使用者约占汉语整人口的5%。 安康的中池乡为湖南话的方言岛,而且原籍语音较复杂,由湖南的多个县迁移而来。但因多方言聚居和时代的变迁,湖南话语音也有变迁和融合现象。
  

发展


  湘语又可以分为新湘语和老湘语。新湘语主要流行于长沙和湘北,受官话方言和赣方言的影响比较大。老湘语分布在衡阳、双峰一带,受外部方言影响较小。新老湘语之间互通程度较低。总体来看,官话方言中的西南官话由于在形成过程中受到了湘方言的极大影响,而新湘语在形成过程中也受到了官话较大的影响,所以西南官话与新湘语有一定相似性。因此有人也主张把新湘语划入官话。但相当多的人持反对意见,认为新湘语与西南官话有许多明显的区别,比如前者较完整地保留了入声调(后者分布的大部分区域都无入声),前者古浊音字今虽清音化,但仍是不送气音。两者有一定的互通程度只是说明西南方言是“南方化”的官话。事实上,说新湘语的人往往较容易听懂西南官话,而说西南官话的人听懂新湘语还存在着相当明显的困难。但是由于湖南东南部多山所以在群山包围着一些县城,当地的方言基本保持在一种初融和状态,而且这些散居在山区的人是来自中原地区,因为数次的南迁带来了北方方言的部分特点,在这得以保留。
  

其它方言关系


  西南官话元末明初的湖广填四川,将湖广一带的方言带入四川,并糅合形成今天的西南官话。因此西南官话在形成过程中受到了湘方言的极大影响,而同时新湘语在形成过程中也受到了官话较大的影响,比如长益片说“他”(第三人称代词)不说“渠/其”,说“的”(结构助词)不说“嗰”,说“不”(是非否定词)不说“唔”,都是官话的特征。在词汇上,新湘语和西南官话的密切程度也超过新湘语和其它官话的关系,在以成都话为代表的《四川方言词语考释》一书中,其中考释的1970条词语,570条与湘语相同。而官话方言341条特征词汇,湘方言只有41条。所以西南官话与新湘语有一定相似性,与两种方言的长期接触不无关系。虽然有一定的相似,事实上新湘语与西南官话还是有许多明显的区别,比如前者较完整地保留了入声调(后者分布的大部分区域都无入声),前者古浊音字今虽清音化,但仍是不送气音。两者有一定的互通程度只是说明西南方言是“南方化”的官话。事实上,说新湘语的人往往较容易听懂西南官话,而说西南官话的人听懂新湘语还存在着相当明显的困难。

  客赣方言在湖南省,除了湘语还分布着西南官话、乡话、土话、赣语、客家话等方言。虽然湘语在湖南省内部比较占大多数,属于相对强势的语言,但一些乡镇的湘方言也会不断受到其它类型方言的影响,比如赣语和西南官话。比如西南官话常鹤片的常德话,被认为是受湘语影响较深的官话。同时一些湘赣交界地带的方言会同时带上湘语和赣语的色彩。比如浏阳镇头话属于新湘语长益片,但一小部分全浊平声仄声送气,如"坐 tsʰo","床 tsʰaŋ","头 tʰeu","垫 tʰiɪ"很可能就是受到了浏阳客赣方言的影响。此外一些赣方言同时也带上了湘语的影响,同时带上湘语和赣语的色彩。比如湘语和赣语相混杂的“平江型”(平江话)有明显的赣语标志,全浊送气以及喉塞入声,但其知章组合口读撮口同长沙而非南昌,其阴平阳平的调值也与长沙。一些过渡地带的方言比如衡山衡东(如衡东高湖)的一些地方,全浊声母部分送气,部分不送气混杂,可能就是湘赣两股势力拉距战的结果。此外永州的某些西南官话带全浊声母,如东安芦洪市镇官话,这不能不说是临近老湘语的影响。
  

省外湘语


  四川湘语在四川境内发现的湘方言岛,分布在46个县。在这些地方仍然保留着湘方言,主要集中在四川盆地中部地区,包括德阳市。同时这些方言岛散布在沱江涪江长江嘉陵江沿岸。另外加上湘民后裔分布的地方,新都,邛崃等18个县市,一共63个县市。在四川的湘方言根据声韵的特点也分为新老湘语。四川的“新湘语”如达县的“长沙话”和乐至的“靖州腔”,古全浊声母逢塞音和塞擦音不论平仄,今一般读不送气清音。而老湘语如中江,金堂的“老湘语”以及营山的“安化腔”。此外还有西南官话化的湘方言,自身特点大量丢失,如新派的“永州腔”。

  四川的湘方言——“永州腔”四川的湘方言,是由于清康熙年、雍正至乾隆年间,湖广省湘语区的乡民迁蜀,定居在沱江中上游的丘陵地区和边远的山区,语言方能保留至今。湖广省湘语区入蜀的移民主要来自永州府、宝庆府,也有来自长沙的。这种保留在四川远离城市,交通不便的山乡中的湘语,以永州话为代表,被称为“永州腔”,也就是通称的“老湖广话”。人口约90万。在经济较发达、交通较为方便的城乡落户的潮语移民,经过长期与四川居民的互相影响,被汪洋大海的四川官话所融和,未能保存完整的湘语。但这些被融合的湘语移民的后代,他们所说的四川话中,又带有原籍的余间或变间。现今湘方言在四川方言中居第三位。

  四川方言是四川省境内所有汉语方言的总称,共有三大汉语方言:

  一是四川官话,一般称之为四川话;

  二是属于客家方言的“广东话”,一般称之为“土广东话”;

  三是属于湘方言的“永州话”,一般称之为“老湖广话”;

  简而言之,四川省境内的四川汉语方言有三大类,即四川话、客家方言和湘方言。这三大类方言的形成,经历了一个历史过程。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烨一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sc.zwbk.org 四川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