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创建词条
四川百科信息网知识树
我的积分
我的空间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四川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3039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烨一(2011/11/4 11:34:49) 最新编辑:烨一(2011/11/4 11:34:49)
客家话
拼音:Kèjiā Huà(Kejia hua)
同义词条:客话,客家语,客语,涯话,新民话,土广东话,粤东语
 
            客家话的分布
客家话的分布
 
  客家话,又称客家方言,或称客方言、客语或广东话(土广东话,康熙年间湖广填四川,客家人来到四川自称所言为土广东话,也"可能"系历史上最早出现的“广东话”概念)等,是汉藏语系汉语族内的一种声调语言(或汉语方言)。200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义为语言。语言学者对于该将客语归属至方言,抑或是当成一门语言仍有一定争论,在国内则被认为是汉语(官话、客语、粤语赣语湘语吴语闽语)七大方言之一。
  

简介


  客语(语言代码:ISO 639-1 zh、ISO 639-2 chi(B) zho (T) 、ISO 639-3 hak),客家话分布的地区很广,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称谓。在广东的西部和广西称之涯话、麻介话、新民话,湖南一些地方称客姓话,在江西则称之为“怀远话”。又称客话、客家语、客家话、客门话。

  客家话因诞生于闽粤赣三省交界古岭东地界,故又称岭东语。这里讲的古岭东的“古”是指秦汉之前,夏商周至春秋战国时期。“岭东”则是有别并相对“岭南”而言的。据清乾隆《潮州府志》有说,“江西有湖西岭北之分,广东则有岭东岭南之别。”又据《水经注》载,“‘岭南’背靠五岭而面大海,‘岭东’则为五岭之东,而穷于海,盖以五岭为始,而讫于揭阳也”。又据明《临汀汇考》载,“五岭之最东为大庾岭,大庾岭之最东为大庾县之秉峤,顺循其岭脊而一下,东至包括揭阳属之海滨,与江西福建分阽(界),至揭阳岭止,为禹贡扬州域内,而揭阳以西今粤省在五岭南者皆九州域外”。
  

分布与使用情况 

分布区


  客语是汉族客家民系(包括粤东客家人、东江水源人、粤西-桂南涯人、四川“广东”人等)的母语 ,分布区域非常广泛,遍及中国东南沿海、南部、西部等省份、香港新界北区、海外客家人移民地区(如毛里求斯台湾印度等等),但香港、澳门已经甚少人使用客家话。比较集中的中心文化区位于广东省的东北部,没有形成大规模的流行文化,客家话在中国北方的知名程度远不如粤语、闽南语高。

  客语地区主要集中在粤东、闽西、赣南交界的赣闽粤客家地区,并被广泛使用于中国南方、台湾、马来西亚及一些华人社区。此语言被定名为客语是20世纪的事情。英文中与客家等义的单词是Hakka。客家先民是中原的华夏民族,在近千年的五次大迁徙中,最终形成汉族(华夏族)的一个新民系。他们的先祖多是因中原战乱等原因,从中原(河南,安徽,山东)南迁赣南、闽西、粤北,而形成一个汉族民系。后又因战乱和人口膨胀等原因,一部份又从这三地继续迁往全国其他省份,以及东南亚、美洲及世界各地。一个民系成立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有共同的语言。客家民系的共同语言即客家方言。

  在某些地区,说客语的人群众甚至不知道自己所说的语言是客语,也有专家认为狭义的客语指的是粤东地区的客语;其他地方的客语因和其他的语言(闽语、粤语、壮语)有大程度的混合,在归属上争议不断(如惠州话)。 

使用人口


  客家方言的分布主要是中华、海外两大部分。客家方言较具影响力的地方,有中华的广东、江西福建广西、台湾、四川、浙江、湖南、海南等九个省区;海外的东南亚、美洲、环印度洋地区等。人口情况如下:广东(2100万)、江西(900万)、福建(500万)、广西(500万)等,总人口在4000万以上,居世界第30位。

  主要分布情况

  大陆

  具体来说:中国大陆的福建、广东、江西三省交界处,是客家方言最为集中的区域,惯称客家大本营。“纯客县”是指使用客家方言的人口超过九成,且当地经济、文化主要为客家民系主导的县域,这样的县域,只存在于中国内地,而且只存在于客家大本营(闽粤赣三省交界处)。

  1、福建

  纯客家县市有:长汀、宁化、清流、明溪、连城、上杭、武平、永定。 非纯客家县市有:建宁、将乐、泰宁、崇安、光泽、邵武、顺昌、沙县、永安、三明、南靖、平和、诏安等10个。

  2、广东

  纯客家县市(部分为乡镇)有:梅州的梅县、梅江区、梅州、大埔、蕉岭、平远、兴宁、五华;河源全境(源城区、东源、龙川、连平、和平、紫金);惠州的惠城区、惠阳、惠东、博罗;汕尾的陆河;揭阳市揭西县坪上镇、上沙镇、龙潭镇、南山镇、五云镇、河婆镇、五经富镇,京溪园,灰寨,韶关的新丰、翁源、仁化、始兴; 深圳的龙岗区、盐田区。

  非纯客家县市有:深圳、东莞、乐昌、南雄、丰顺、连南、揭西、普宁、陆丰、海丰、连山、阳山、连州、佛冈、乳源、曲江区、龙门、增城、饶平、英德、中山、台山、鹤山等,还有广东西部茂名的电白、化州、高州、信宜,阳江的阳西、阳春,湛江的廉江等部分县区。

  3、江西

  纯客家县市有:赣县、南康、上犹、大余、崇义、安远、龙南、全南、定南、宁都、于都、兴国、瑞金、会昌、寻乌、石城和铜鼓等18个。

  非纯客家县市有:信丰、赣州章贡区、广昌、永丰、吉安、吉水、泰和、万安、遂川、井冈山、宁冈、永新、万载、宜丰、奉新、靖安、修水、武宁、萍乡、横峰、鹜源等20个。

  4、广西

  非纯客家县市:合浦、防城、钦州、博白、浦北、陆川、灵山、宁明、崇左、扶绥、邕宁、玉林、横县、北流、容县、武鸣、贵港、宾阳、藤县、桂平、平南、武宣、马山、苍梧、梧州、来宾、象州、全秀、柳州、柳江、昭平、蒙山、鹿寨、宜山、贺州、钟山、柳城、环江、河池、荔浦、平乐、阳朔、罗城、融水、融安、三江、凤山等47个县市。

  5、重庆市

  巴县、涪陵、重庆、合江、合川。

  6、四川

  非纯客家县市:通江、达县、巴中、仪陇、广安、泸县、泸州、内江、富顺、隆昌、威远、资中、安岳、仁寿、简阳、成都、新津、双流、新都、温江、金堂、广汉、彭县、什邡、西昌、会理等32个。

  7、贵州

  非纯客家县市:遵义、榕江。

  8、湖南

  非纯客家县市:临湘、平江、浏阳、醴陵、茶陵、炎陵、攸县、安仁、常宁、耒阳、永兴、桂东、汝城、江永、江华、郴州、宜章等17个。

  9、海南

  非纯客家县市:儋县、澄迈、定安、临高、琼海、文昌、万宁、三亚等8个。

  台湾

  在台湾省,客家族群与闽南族群、原住民族群,共同构成本省籍;一般认为,台湾省的客家族群主要源自粤东地区,并根据他们的祖籍地,分为四县腔(程乡、镇平、兴宁市、平远县)、海陆腔(海丰、陆丰)、永定腔(福建永定县)、长乐腔(广东五华县)、大埔腔(广东大埔县)、饶平腔(广东潮州市)、诏安腔(福建诏安县、福建漳州市、福建南靖县、福建平和县),即是“四海永乐大平安”,其中至今保留较好、使用人口较多的是四县腔、海陆腔、饶平腔等三种。

  另据于2004年所做之调查,30岁以下年轻客家人有3成能听解客语,而仅1成可流利使用;在家庭语言方面,30岁以下约有60%使用国语、20%使用台湾闽南语、未满10%使用台湾客家语。
            客家话文字记载
客家话文字记载

  海外

  海外客家人主要是祖籍福建汀州府、广东嘉应州、惠州府、大埔县。汀州府华侨中最为著名的人物是缅甸的胡文虎家族、惠州府华侨中最重要的代表人物是马来西亚的叶亚莱、大埔县华侨中最为著名的人物是新加坡的李光耀家族。其次,还有祖籍福建漳州、广东四邑、广西博白等地的客家籍华侨。 总的来说,东南亚国家之中,祖籍福建汀州府、广东嘉应州、惠州府、大埔县等地的客家人,都不少;环印度洋的印度联邦、非洲、南印度洋岛国(毛里求斯等)则多嘉应籍;美洲地区则多惠州籍。客家籍华侨也以嘉、惠两地籍贯者为最。由于嘉应合并了大埔(梅州),所以论地级市则以籍贯梅州市为多;但人们习惯上认知惠州为原籍的(惠州府),又比认知梅州为原籍的多(梅县)。
 
  

语言起源与发展


  有人认为,客家人最早是随着历史上几次战争和时局动荡时期的移民潮,从华北迁移到华南的。他们的祖先是从现在的河南省和山西省迁移过来的,同时也带来了他们当时所在地语言的特色。(从那时开始这些地区的语言开始逐渐演变成现在的官话方言)。客家人祖辈原是中原汉族。 亦有人认为客家人起源于赣粤山区,受汉化之民族 甚至还有中国学者认为客家人非汉民 而现在客家话中仍在使用的许多古汉语语音特点,包括同样也能在其他南方方言中找到的字尾辅音[-p] [-t] [-k],却在一些北方官话中消失了。

  由于客家人的迁移,客家话会受到客家先民迁移到地区的方言的影响。例如,在客家话、闽南语和粤语中能发现许多共用词汇。例如:香港新界原居民的粤语方言围头话之用语“掌牛”(看管牛只),与客家话之“掌牛”(zon ngiu)相同。
  

语音的发展


  客家话的语音在继承古汉语的基础上,发生了有规律的音变。例如,中古汉语当中,“人”、“日”部的汉字声母(即日母),在今日普通话和大多数汉语方言里发为[r],客家话则为[ng];“武”的中古汉语发音是[mvu],客家话则音变为[vu]([v]在大多数汉语方言里并不作为音位存在,而这也就成为了客家话的特色)。
  

语言现状


  客家话现时情况不乐观。在中国大陆,由于各地区文化经济交流的增加,人们广泛使用普通话,传统客家地区也一般不使用客家语授课,年轻一代自小接受普通话教育。同时,由于电视媒体的普及,客家话又极少用于新闻传媒和大众娱乐。目前年轻一代客家人已经很少使用客家话。以口头方式流传的传统的客家童谣现时已经极少人能完整诵唱。另一方面,在珠江三角洲地区以“方言岛”形式存在的客家话同时受普通话和相对强势的粤语影响,部分客家人家庭生活用语转向普通话或粤语。 不过,现在中国大陆一些地区,开始有客家话电台,希望客家话可以变得有生命力。

  而在台湾,闽南移民比例压倒多数,除华语外,闽南语成为台湾的强势语言之一。因大众传播媒体的影响,即使平常以客家话互相沟通的客家人,大多可略通闽南语。部份地区客家人集体转用闽南语,成为福佬客,而转向使用华语的客家人也不少。有资料显示,客家话被认为是地球上衰落最快的语言之一。

  近年来,台湾居民意识到保护母语的重要性,台湾客家人也不例外,政府成立了专门的机构行政院客家委员会,订定《客家基本法》,在学校推行台湾客家语教学,同时设立了客家电视台及客家广播电台、举办客语认证,并立法规定火车、捷运等大众运输工具需提供客家话播音服务。

  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当中也有不少的客家人,除沙巴州地区,很多客家人已经不会客家语,就算还会客家语的华人,可能受到当地文化跟语言的影响,因粤语文化(特别是香港TVB电视台)在马来西亚普遍流行,他们的粤语即俗称广东话能力可能比客家话的能力还要高,情况跟广东里珠江三角洲的客家人相似,虽然他们粤语俗称广东话能力较高,但广东话里有不少是混合了客家文化的。
  

客语分类


  客语由于分布区域广阔,且不少分布区是丘陵和山区,交通不便,形成多种不同的客家方言。在方言划分上,中国大陆、台湾、海外并不统一。中国大陆学界传统上将客语分为南北两大片,各含若干片,每个片下细分若干小片。台湾则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将客语按行政管理机构进行划分,每个行政机构的客语采用其语言部门的权威划分方法。

  客语各方言地方特色很强,环绕梅县的有平远、大埔、蕉岭、兴宁、五华、丰顺等县,几乎每个县的客家语都有其各自特色,可以看成一种独立的方言。举例说:兴宁方言并没有以 [-m] 或 [-p] 声结尾的字,而是把它们溶入了 [-n] 及 [-t] 音里。再举例,远离梅县的香港口音,中元音[-u-]已经消失了。因此,以“光”为例,梅县读作[kɔŋ44],香港的客家人会把它读成[kɔŋ33],与邻近的深圳的客家人的口音相近。

  在不同的客语方言里,声调也有所不同。绝大多数的客语都具有入声,共有6~7个声调。在长汀城关话里,入声消失了;东江本地话等方言则保留了早期客语去声分阴阳的声调特点,而共有七个声调。台湾的海陆客家人是从海丰与陆丰来至。海陆腔有汉语难找的后齿龈音([ʃ], [ʒ], [tʃ])。而台湾的另外一种主流客语四县腔,则是来自嘉应州(现为梅州市)的蕉岭、平远、兴宁和五华等地的腔口。
  

大陆


  大陆客语是按照中国社科院和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合编的中国语言地图集划分的。根据大陆的分类,客语大体上可以分为两大类型,即北片(岭北客家音系)、南片(岭南客家音系)。北片客家话差异不小,又细分为宁龙片、于桂片、铜鼓片、粤北片、汀北片;南片一般分为粤台片(包括韶南小片、汀南小片、涯话小片、新惠小片等)、粤中片(包括惠城小片)、漳潮片(含潮汕小片等),总称八大片。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客家话节目,通常采用粤台片梅县话播音。

  过去的分法,漳潮片没有定名,粤中片则被细分为粤中片和惠州片;现经过重新调整,仍为八片,请注意。

  A.南片   南片主要包括广东、广西、福建东南部、台湾的客语,香港、澳门和海外的客语也属南片。词汇上与北片差异大,土语词汇多且词汇内部一致性较高,入声保留较为完整。总体而言南片面貌比北片古老。

  一、粤台片   粤台片是主流客语的代表,主要分布于梅州、河源、惠州东部一些县。台湾客语也多数也属粤台片。另外,粤西、桂南、海南等地的客语(涯话、新民话等)也从属于这一片,我们可以称之为“涯话小片”。四川、重庆的客家人也大多从粤东地区迁过去,原本也和粤台片相差不大,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地方客语也受到日益受到四川话的影响。

  二、粤中片   粤中片主要分布于河源及惠州部分地区,又称东江本地片,或水源片。

  粤中片涉及珠江支流东江流域中上游地区的一系列土语,主要分布于河源和惠州。这些土语具有一系列与主流客语相异但接近粤语的特征,在系属分类上有争议。学界对东江本地片的专门研究很少,传统上笼统地将东江本地话划入客语粤中片。   刘叔新等作系统研究后认为这个土语群比客语古老,是客家迁入粤中和粤东之前的本地语言,与粤语有较为密切的亲缘关系;后为大规模迁入并成为粤中、粤东主流语言的客语包围,不断同化,形成今天既接近客语又不同程度保留粤语典型特点的土语群,并因此而将东江本地话划属粤语。

  一些主流客语使用者称东江本地话为“蛇话”(或“畲话”),略带贬义意味。

  三、漳潮片(含潮汕小片、海陆小片等)

 
              梅州市风情
梅州市风情
  漳潮片主要分布在与闽南语(包括潮汕话)接壤的客家地区,如漳州、潮汕、海陆丰等地区。其中潮汕小片包括,丰顺、揭东、揭西等地的客语,属“半山客”,特点:词汇受到潮州话的影响,具有与官话的跷舌音不同的轻微卷舌音,平声调接近官话。潮汕小包片以丰顺汤坑话为代表;在泰国,不少华裔说这种客语。另外,海陆小片是指以陆河话、台湾海陆腔为代表的海陆丰客家话。

  B.北片   北片主要包括粤北、江西、闽西等地的客语。北部大片词汇受赣语、官话、闽北语影响,与南部大片词汇差异较大。各地入声韵尾保留完整程度不一。根据北片特点,又细分为粤北片、宁龙片、于桂片、铜鼓片、汀北片

  四、粤北片   粤北片主要分布于韶关。

  五、汀北片   汀北片主要分布在原汀州地区的北部,包括长汀、连城、宁化、清流、明溪等五县。

  六、宁龙片   宁龙片的宁,指的是江西的宁都县;龙,指的是江西的龙南县;宁龙片则分布在宁都到龙南一带,包括宁都、兴国、石城、瑞金、会昌、安远、龙南、定南、寻乌等地。

  七、于桂片   于桂片的于,指的是江西的于都县;桂,指的是湖南的桂东县;于桂片则分布在于都到桂东一带,包括于都、赣县、上犹、大余、汝城、桂东等地。

  八、铜鼓片   铜鼓片主要分布在赣西北的铜鼓县、修水县等以及湖南的浏阳市等地区。

  铜鼓客语已独立于其他片系生存了多年。受当地江西方言以及毗邻湘卾(浏阳,平江)诸县口音及措词的整合,铜鼓客语已在一定程度上从梅县本音本语飘移。这种飘移足以造成铜鼓客家人及其他片系客家人之间口头交流一定程度的障碍。飘移的另一因素是铜鼓客语要独立应付大量现代 / 新生词汇,很难创生出与其他片系一致的术语。铜鼓本地人称客语为“怀远声”。未见有人用铜鼓客语发表文学作品,但民间艺人用铜鼓客语创作并演唱了大量的山歌。老艺人涂雪枚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创作并演唱的“翻身卖粮”等精品曲目曾灌制唱片公开发行。铜鼓客语也散见于邻近的万载,宜丰,上高等地。
  

台湾


  由于种种原因,台湾对客家语的分类局限于台湾省地区。台湾地区的客语主要是粤台片(如四县腔、大埔腔、永定腔等)、漳潮片(如丰顺腔、诏安腔、海陆腔等),还有少量汀北片(如汀州腔),等等。
  

其他的划分


  香港

  香港的新界客语属客语粤台片新惠小片,与广东深圳、惠阳、惠东的客家话高度接近,与其它主流客语都可以互通。约从1960年代开始,在广东的客家地区有大批人员移居香港,他们带来了广东本地的客语。大多数移民的客语和新界客语可以互通。   海外

  海外客语以粤台片为主,还有少量漳潮片。

  由于梅县客家人曾于18世纪在加里曼丹岛西南端的坤甸建立华人国家兰芳共和国,因此现在隶属印尼的该地有一种坤甸式的客语,它跟大陆的客语几乎不同,坤式客语内夹杂很多印尼语和当地土话,可以独立分为一类,可认为是客语海外片的一支。
 

发音特点


  语音上:多送气音,古全浊声母,不论平声仄声,大多变读为送气清音,如,“别,步,抱”多读作[p?-],“地,大,弟”读作[t?-],“在,字,坐”读作[ ts?-],“旧,舅”读为[ k?-]。古非敷、奉声母部分字今读作,而客话读重唇音,如“斧,分,放,腹”念[p-],“孵,讣”读[p?-],“扶,肥,饭”也念[p?-]。古晓匣母合口字,客家话中多读[f-]声母或[v-],如火,花念[f-],“话黄换”念[v-]。古是晓组声母(如“基,欺,希”的声母),在细音前不腭化,仍保留舌根及喉音[k-][k?-][h-]的读法;大部分地区没有撮口呼韵母,撮口呼韵母混入齐齿呼韵母;古鼻音韵尾和塞音韵尾各地不同程度地保留着。

  客家话的字音,读为送气音的比较多。也就是说ㄆ、ㄊ、ㄎ比ㄅ、ㄉ、ㄍ多很多。这是因为中古全浊声母(并、定、群母)在客语全部变成送气清音。而其它方言则是一部份变化为送气一部份变不送气。

  客家话中有一些轻唇字念为重唇,也就是ㄈ念成ㄆ或ㄅ。例如斧、肥、浮、飞等,表现了「古无轻唇音」的现象。

  中古的知组声母字在客家话中已大多数变为舌尖塞擦音,也就是合入精、章组中,和精、章组读同样的声母。但仍有少数的字保留舌头音的读法,如知字。这种读法,反映了唐宋以后的读音。这句话的意思可以比喻成有许多中古念为ㄉ的字,在客语中已念为ㄗ了。

  中古晓、匣母合口字在客语念为ㄈ声母。在现在看来就是在其它方言中念为ㄎㄨ?、ㄏㄨ?声母的字,如花、灰、虎、辉、婚、裤、苦等念成ㄈ。

  中古时的疑母字,在客语中读为ng。如牙、逆等字,这是保存宋代读音的另一个表现。

  客家话中有一个丰富而复杂的韵母体系,它保持着中古汉语中存在的m, n, ng, p, t, k六种韵尾,相当整齐。这也是客家话保存中古语音特点的一种表现。其保存完整的程度在汉方言中仅次于广东话。客语中缺少ing, ik, eng, ek,这是反映了长江流域一带方言的特点。

  客家话中没有撮口呼(ㄩ)一类的韵母,只有开口、合口和齐齿呼。中原汉语的撮口呼是在明代才出现的,客家话在明代以前便分化出来,所以没有这一类韵母。这叫做「四呼不齐」。

  声调上,多数地区是6个声调,少数地区有5个或7个声调。闽西长汀话,连城,清流都没有入声,剩下平声分阴阳,去声分阴阳,上声自成调共5个调。粤东客话平声入声分阴阳,上去不分阴阳。闽西客家话的永定话,上杭话保留阴入阳入两个声调。
 
   词汇语法上,最明显的是保留了不少古汉语词语。如“禾(稻子),食(吃),索(绳子),面 (脸)”。还有一些具有本方言特色的词,如"目珠(眼睛)目汁(眼泪)"等。在语法上,常用一些如“老, 公,子,哩,头”等前缀、后缀;用一些特定的助词或词语(如“黎,咧”等)表示动作时态;通过变化指示代词和声调变化区分近指和远指等等。
  

客家话的词汇特点


  单音词丰富。如皮、毛、翼、索、闲、企、行、寒、食等。一般而言,古汉语的单音词较现代汉语丰富很多。

  保存比较多的古汉语语词。如捼(两手相切搓)、拗(折断)、系(是)、跍(蹲)、镬(锅子)、遮(雨伞)、犁(低头)、禾(稻)等。
 

客语间的次方言现象
  

四县腔


  四县指的是嘉应州梅县附近的四个县:兴宁、五华、平远、蕉岭。梅县的客家话一般而言是客语中最具代表性的,但和四县腔略有不同。说四县腔的地方主要是桃园县的一部份、新竹县的一部份、苗栗县以及南部六堆地区。四县腔可以说是台湾所用的客语次方言中人数最多的一支了(约四分之三)。四县腔的声母最少,共十七个。变调只有阴平加去声变阳平加去声、阴平加阳入变阳平加阳入及阴平加阴平变成阳平加阴平三种。最容易学习。

  北部的四县腔和南部六堆的四县腔略有不同。例如南部的回去说「归去」,不说「转去」,鸡蛋说「鸡春」不说「鸡卵」等。音韵系统上也略有差别,例如南部有些地区n, l不分,以及佢说成伊等。部份是受到闽南语的影响。

  调值:阴平24、阳平11、上31、去55、阴入2、阳入5。
  

海陆腔


  海陆指的是惠州府的海丰和陆丰,在大陆这两县是以说潮州话为主,部份说客语和广东话。说海陆腔的地方主要是桃园和新竹的一部份地区。是台湾客语次方言中使用人数第二多的,约四分之一。海陆腔在声调上因为去声分阴阳,所以比四县腔多了一个声调,变成七个声调。此外它有舌尖面声母存在,所以有的音听起来略有一些卷舌的感觉。由于它的调值和广东话很像,学习广东话很容易。

  由于海陆腔各声调的调值和四县腔差不多相反,也就是说四县腔念为高音的海陆腔念为低音,四县腔念为低音的海陆腔念为高音。所以在转换上有规则可循。

  海陆腔和四县腔间用的词语略有不同。例如花生海陆腔讲「地豆」,蚯蚓海陆腔讲「虫宪」等。海陆腔由于有舌尖面声母存在,声母的个数比四县多,这些舌尖面音主要是从中古的照三系而来。此外海陆腔有些无声母的字会有擦音念成类似ㄖ声母。海腔的变调比四县复杂。

  调值:阴平53、阳平55、上24、阴去11、阳去33、阴入5、阳入2。
  

大埔腔


  大埔指潮州府的大埔县。说大埔腔的地区主要是台中县的东势、石岗、新社一带。大埔腔客家话和四县腔一样有六个本调,但是由于多了超阴平和去声变调两个变调,所以变为八个声调。大埔腔中的降调比较多(上、去),升调很少(只有超阴平一个),所以听起来比较重且硬。

  大埔腔和海陆腔一样,有舌尖面音的存在,还多了擦音声母ㄖ。用的语词也和海陆腔比较接近。但是其调值却和四县腔比较接近。

  在声母上有些四县的f声母念为kh,例如苦(khu31)、裤(khu53)。有些h声母念为kh,例如客(khak2)、起(khi31)。而属于中古照三系字的念法也和属于照二系的不同。

  大埔腔中有的韵母和四县腔不同。例如ang的韵在大埔腔中很多变为en,像是「听(then33)」、「厅」等。还有ai变为e,如「泥(ne11)」。ieu变iau,如「桥(khiau11)」。i变ui例如「杯(bui33)」。on变an,如碗(van31)。还有一些字的音也不同。例如国念做kuat2,而不是kuet,猫念做ngiau53而不是meu。

  大埔腔有一些和其它地方不同的语词。像是一样说「共款」不说「共样」,表示动作进行中的语尾助词说「紧」而不说「等」,表示完成的助词用phet而不用thet,表示只有的语尾助词用「宁」不用「定定」,可以说「使得」不说「做得」等。而且没有名词的语尾。例如四县中「桌仔」、「扇仔」的那个「仔」在大埔腔中完全没有。很多常用词也有连音的现象。例如今天(kin pu ngit)连音为kim pi,他们(kia nen)连音成kien等。可以说大埔腔客家话是又重又短。而大埔腔在变调上平声和去声都可能变调,但没有一定的规则。

  调值:阴平33、阳平11、上31、去53、阴入2、阳入5、超阴平24、去声变调55。
  

饶平腔


  饶平属广东潮州府。说饶平腔的地区主要是苗栗卓兰的一部份和新竹少数地方。饶平腔和四县腔一样有六个声调,但是调值不同。它和大埔腔的音韵系统比较接近。此外还有24,25两个变调,用在个别的词。

  饶平腔的特点是有些在四县腔中念为无声母的字念为v声母。例如雨(vu31)。还有一些s声母的字念为f声母。例如水(fi31)。以及h念f如血(fet2)。h念kh如客(khak2)、去(khi55)。f念kh如裤(khu53)。ng念n如年(nen53)。

  在韵母上变化和大埔腔差不多。此外还多了一些其它的变化。例如iet变et如节(tset2)。ien变ian如眼(ngian24)、on变en如转(tsen31)等。

  在词语上也有一些特别的地方。如追赶说「猎(liap5)」、哭说「喔(vo53)」、那里说「kun55 vui55」等。

  调值:阴平11、阳平53、上31、去55、阴入2、阳入5。
  

韶安腔


  韶安属福建漳州府。说韶安腔的地区主要是云林的仑背一带。它也是有六个声调。它的音韵系统和其它地方的客家话相差比较大,约有五成能沟通。由于在大陆上韶安就属于福建省,在台湾仑背的四周又都是说闽南语的区域,所以韶安腔客家话受闽南语的影响很大。

  韵安腔客家话中有许多的s声母或无声母念为f声母,例如船(fin11),水(fi31)。还有v变成b声母,如乌(bu11)。有些b声母的字不和四县对应,如员(bin53),夫(bu11)。四县的h变为kh,如汽(khi55)、客(kha24)。

  在韵母上韶安客语入声韵-k消失。例如石(shia55)、赤(tshia55)。ii和u有对应,如子(tsu31)、梳(su11)。ai和e对应,如鞋(he53)。an和en对应,如慢(men55)。ien和en对应,如天(then11)。ien和in对应,如眼(ngin31)、面(min55)。u与ui或i对应,如猪(tsi11)、狐(fui11)。eu和io对应,如烧(sio11)。on和an对应,如碗(ban31)。

  用词上也有很多不同。例如今天早上说「今日清早(kin11 ngit2 tshin11 tso31)」、那里(vun55 ka31)、他们(kui31 ngin53)、你的(贤介hen53 kai31)、你们(贤大家hen53 thai55 ka11)、忘了(them11 phiong55)、打瞌睡(啄睡tu55 fe55)。

  调值:阴平11、阳平53、上31、去55、阴入24、阳入5。阳平还有55的变调。

  除了这些腔调外,还有永定腔、丰顺腔等散居各地。
 

中古照三系在次方言间的读法歧异


  在客语的各次方言中照三系字的念法各有不同,下面依各声母做各次方言的比较。

  章母字:

  蔗(之夜切):四县(tsa55)、海陆(cha11)、大埔(chia53)、饶平(tsa53)、韶安(tsa53)

  枕(章荏切):四县(tsiim31)、海陆(chim24)、大埔(chim31)、饶平(tsim31)、韶安(tsim31)

  正(之盛切):四县(tsang24)、海陆(chang53)、大埔(chiang33)、饶平(tsang11)、韶安(tsang11)

  昌母字:

  赤:四县(tshak2)、海陆(chhak2)、大埔(chhiak2)、饶平(tshak2)、韶安(tsha55)

  出(赤律切):四县(tshut2)、海陆(chhut2)、大埔(chhiut2)、饶平(tshut5)、韶安(tshit5)

  秤(昌运切):四县(tshiin55)、海陆(chhin11)、大埔(chhin53)、饶平(chhin53)、韶安(tshin31)

  船母字:

  蛇(食遮切):四县(sa11)、海陆(sha55)、大埔(shia31)、饶平(sa53)、韶安(sia53)

  食:四县(siit5)、海陆(shiit2)、大埔(shit5)、饶平(set2)、韶安(sit5)

  书母字:

  水(式轨切):四县(sui31)、海陆(shui31)、大埔(shiui31)、饶平(fi31)、韶安(fi31)

  烧(式昭切):四县(seu24)、海陆(shau53)、大埔(shieu24)、饶平(seu11)、韶安(sio11)

  扇(式战切):四县(san55)、海陆(shan11)、大埔(shien53)、饶平(sen53)、韶安(sien31)

  禅母字:

  石(常只切):四县(sak5)、海陆(shak2)、大埔(shiak5)、饶平(sak2)、韶安(sia11)

  时:四县(sii24)、海陆(shi55)、大埔(shi33)、饶平(si11)、韶安(si11)

  睡(是伪切):四县(soi55)、海陆(shoi53)、大埔(shioi53)、饶平(fe55)、韶安(fe55)

  而照二系的声母举例如下:

  生:四县(sang24)、海陆(sang53)、大埔(sang24)、饶平(sang11)、韶安(sang11)

  床:四县(tshong11)、海陆(tshong55)、大埔(tshong11)、饶平(tshong53)、韶安(song53)

  由上面的举例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照二系的字各次方言的念法几乎都一样,但照三系的字就有很大的不同。其中四县腔照二、照三系的声母念法都一样,没有分别,照三系的字在现在也不含i介音。而海陆腔中分成两类不同的声母,照三系的字念舌尖面音,但是整个音不一定含有i介音。大埔腔中分成两类声母,而且三等字一定含i介音。饶平腔和韶安腔三等字中大部分含有i介音。

  而在知组字方面,其三等字举例如下:

  转(知母,陟衮切):四县(tson31)、海陆(chon24)、大埔(chion31)、饶平(tsen31)、韶安(tsen31)

  昼(知母,陟救切):四县(tsu55)、海陆(chu11)、大埔(chiu53)、饶平(tsiu53)、韶安(tsiu11)

  而非三等字举例如下:

  茶(澄母,直加切):四县(tsha11)、海陆(tsha55)、大埔(tsha11)、饶平(tsha53)、韶安(tsha53)

  赚(澄母,直陷切):四县(tshon55)、海陆(tshon33)、大埔(tshon53)、饶平(tshon11)、韶安(than11)

  由这些例子可以看出,知组字三等和非三等在客次方言中的念法变化和照组字相同。是否为三等字四县中念法没有差别,而其它次方言则三、四等念法不同。

 
  总结来说,知、精、照组的字在客语中原则上是合流的,也就是声母已完全一样。其中四县腔是完全如此,而且照组的二、三等已完全不分。至于其它的次方言中则有所不同。饶平和韶安腔照三系的字大部份仍保留细音字的念法。海陆腔则是照三系的字有完全不同的声母,但是不一定保留细音字的念法。大埔腔是声母不同(其中si、shi声母差异特别明显,tsi、chi和tshi、chhi听起来相差较不明显),但一定保留细音字的念法。在知组字方面,情形和照组字相同。
               客家方言
             客家方言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除四县腔外,其它的客语次方言都保存了中古音中知、照组三等字的特色,对于学习、辨认中古音的音韵系统很有帮助。而这也可以解释一些客语次方言中念法和四县差很多的现象。例如「扇」在四县念san55,大埔腔shien53,相差很多。原因就是扇这个字属于照三系的字的缘故。因为是三等字,所以有i介音。因为书、生组字在大埔腔中声母不同,所以不是s声母,而是sh声母。下次听到东势人讲话时,线(sien53)和扇(shien53)记得要分清楚。不要人家要你拿电扇,你拿了电线过来。
  
 
 

拼音与文字系统


  客家话过去一直都使用汉字来书写。19世纪中期,基督教教士为了方便传教,为文盲的平民创立了多种客家话的拉丁拼音字母。这些拼音字母,大都依照每个地方的乡谈来设计,所以,变成了不同地方的客家话的写法都不同。

  世界名著《小王子》亦于2000年从英文转译成客家话出版。该书是基于苗栗的方言,一种演变自四县话的方言。该书亦是双语版本,不过采用的是通用拼音。

  除了以上讲述的汉字、教会罗马字及通用拼音方案以外,其他机构亦有自己的客语拼音方案,如台湾语文学会就有台湾语言音标方案:客音标方案,大陆地区有广东省教育部门推出的客语拼音方案,等等。
  

拼音方案


  客语拼音方案(简称客拼)是广东省教育部门于1960年9月公布的广东拼音方案之一,以广东省梅州市梅县梅城口音为标准,以拉丁字母拼写语音,以右上方标数字表示声调。

  字母

  拼音采用拉丁字母,其中r、w不用来拼写梅县话。ê 是字母 e 的变体,用以代表 [?]。

  声母

  声母总数为19个。不以辅音为首的音节,称为零声母。

  韵母总数为74个。
  

学习客语小技巧


  客语是汉语大家族中的一员,直承唐宋时期的中古音而来,和其它的汉语方言也有极密切的关系。学习客语不该是把每个字的字音重新记过,应该有许多其它的资源可以帮助记忆,这个部份将以中古音到今音的演变为理论基础,介绍客语的声韵特点,并提出如何判别正确客语读音的方法。这些规则不是百分之百正确,因为总会有一些口语字和例外的情形,但一般而言字音的演变是依照这样的规则进行的。
  

声调


  理论基础

  汉语七大方言的分别主要是根据中古全浊声母到今音之中的变化而分的。基本上现代汉语中的演变都是全浊声母清化。客语中的变化是全部变成送气清音。

  中古声调本来只有平、上、去、入,不分阴阳。现今各方言中的阴阳两调几本上是因为全浊声母清化才产生的。就客语而言,中古声母、声调和现代声调的关系可以列为下表:

  中古声母\声调 平 上 去 入

  清 阴平 上 去 阴入

  次浊 阳平 阴平(多)

  上(少) 阴入

  阳入

  全浊 去(多)

  阴平(少) 阳入

  基本上中古全浊声母在清化时,客语中是会变成阳调,而原本的全清及次清声母是阴调。因为四县腔只有平声及入声分阴阳,因此也只有平声及入声有此变化。

  因为全浊声母全部变成送气清音,而阳平、阳入调只可能是中古全浊声母或次浊声母而来。而中古次浊声母在客语中总是变化为带鼻音的声母或无声母,所以阳平及阳入调中若是客语中为塞音或塞擦音,只可能是全浊声母而来,一定会送气。由此可知阳平、阳入调中无不送气塞音、塞擦音。

  若和北京话的声调变化对照,还有其它的规则。首先先列出北京话的声调变化如下:

  中古声母\声调 平 上 去 入

  清 阴平 上 去 入

  声

  四

  派

  次浊 阳平

  全浊 去

  入声四派的意思是入声字在北京话中会念成阴平、阳平、上或去声。由上表可知北京话上声次浊母客语多念为阴平调。除此之外阴平调无次浊母。

  从中古音到北京话及客语的声调变化中可以看出,除了北京话因为无入声所以入声调不能比较外,除去声及次浊母上声字外其它声调的变化几乎相同。所以若已知某字不是入声字,就可以用北京话的声调来判别客语中的声调。其中要注意的是北京话中为次浊母的上声字,客语中多读为阴平。而北京话中有部份去声字客语中也读为阴平,算是例外。

  实用说明

  上面这些理论规纳成白话如下。

  阳平、阳入调中无不送气塞音、塞擦音:在客语的阳平及阳入调中只有送气塞音及塞擦音如ph、th、kh、tsh的音,无p、t、k、ts的音。也就是没有像是pan11、tan11、kan11、tsan11、pak5、tak5、kak5、tsak5之类的音。反过来说,一个音若是不送气清音,那一定不会念阳平或是阳入调。例如已知一个字念pa,那它的声调一定不是阳平或阳入。

  北京话上声次浊母客语多念为阴平调,除此之外阴平调无次浊母:北京话中上声鼻音的声母如m、n、z以及疑母字(全部变为无声母)客语中多念为阴平,如「满、暖、软、语」。另一部份仍念上声,如「秒、扭、耳、眼」。如果北京话中为阴平调,而客语中亦为阴平调,则这个字不会是m、n或ng声母。

  除了入声字及北京话中为鼻音声母的上声字和部份去声字外,客语和北京话的声调几乎有完全相同的对应。部份去声字客语中念为阴平调,如「企、在、坐」。

  喉牙音细音字颚化

  在北京话之中,中古晓匣母喉音以及见系牙音的细音字已颚化,念成舌面塞音及塞擦音,和原精系字相混,但在客语中仍保留喉音以及牙音的读法。因此很多人发此类的客语音时,常受北京话的影响而读错,例如寄、奇、喜之类的字,会误念为tsi、tshi、si,而不是ki、khi、hi。要判别此类声母,可以从别的方言来判断。如日文汉字音读、闽南语或粤语中,若发的是喉音或牙音声母,则客语中发的亦是舌根或牙音声母,而不是舌面声母。

  不过永定腔中舌根音以及牙音的细音字和官话体系相同已颚化。

  疑母字
                 客家话词典
客家话词典
  客语中疑母字有一部份是念为ng声母,但在北京话中疑母字已经全部变为零声母,因此许多人在念客语时也把ng声母丢失。例如「义」本应念ngi,但许多人念成i。要知道一个字是不是疑母字,可从其它方言判别。如粤语中念ng声母、日语中念ka行浊音且北京话为零声母、闽南语中念g或ng声母者都是疑母字。

  晓匣母合口字

  中古的晓匣母合口字在客语中会变为轻唇声音,也就是说客语中有许多在国语中含有hu的音念为f或v,如花(fa24)、话(fa55)、划(vak5)等。基本上是晓母字变为f,匣母字变为v。

  微母字

  中古代的微母字在国语中多半变成了ㄨ声母,但客语中念m或v声母。如微(mi24)、尾(mi24)、味(mi55)、文(vun11)、物(vut5)等。如果你会闽南语,则闽南语中念b的有一部份亦是微母字,在客语中会念成m声母。在日语中念为ma行或ba行的亦有微母字。

  日母字

  日母字在国语中多半是ㄖ声母,但在客语中是ng声母或无声母。如人(ngin11)、热(ngiet5)、日(ngit2)、入(ngip5)、如(i11)、然(ien11)。

  入声字

  入声字韵尾的掌握也是不太容易的。客语中共有三种入声韵尾,即p、t及k。要知道一个入声字收的是哪种入声韵尾,可以从其它方言来判别。基本上收的韵尾会和闽南语或粤语相同。而日语中若是-chi或-tsu的音则是收t韵尾,若是-ki或-ku的音为k韵尾,若是长音则是p韵尾。不过要注意的是客语中无ik及ek,都要变成it及et。

  闭口鼻音韵尾

  客语中有闭口鼻音韵尾m,如「森、林」等。要判别亦可从闽南语和粤语中判别。凡闽南语或粤语中为m韵尾者,客语中亦是m韵尾。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烨一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sc.zwbk.org 四川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