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科新概念
创建词条
四川百科信息网知识树
我的积分
我的空间
提示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百科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帮助
知识体系
编辑手册
四川百科在线简介
使用本站指南
公共留言板
首页


阅读 996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烨一(2011/11/4 10:21:07) 最新编辑:烨一(2011/11/4 10:21:07)
四川话
拼音:Sìchuān Huà(Sichuan Hua)
同义词条:四川方言,巴蜀方言,四川官话,川语,川话,蜀语,巴蜀语
 
                 四川话分布
四川话分布
  四川话,又被称作四川方言、巴蜀方言,民间亦简称四川话为“川语”、“川话”,是流行于中国四川省重庆市境内的语言,属汉语西南官话,包括汉语西南官话中源自古巴蜀语的成渝片及灌赤片。和湘语、赣语、淮语有不少相似之处(比如保留了大部分ng声母),是一种带有过渡性质的南方官话。大致包括西南官话成渝片(成渝话)及赤灌片(赤灌话)。其实,四川话并不等同于“四川方言”,因为除四川话外,四川省境内较为常见的汉语言还有土广东话(属客家话)和老湖广话(属湘语)等,其都以方言岛的形式分布于四川各地。同时,四川省境内还拥有大量藏语彝语羌语的使用者。但由于四川话在四川、重庆具有强势地位,是事实上的通用语,一般而言,土广东话与老湖广话的使用者同时也是四川话的使用者,而部分藏族彝族羌族地区,特别是康定雅江昭觉马尔康松潘丹巴等州府、县府所在地,也通用口音接近成渝片的四川话。
  

四川话介绍


  四川话,学术上为与土广东话、老湖广话等其它四川方言区别,也称作“四川官话”。在四川民间各地旧因“湖广填四川”的历史事件,而通称其为“湖广话”,但现已不常用。民间亦简称四川话为“川语”、“川话”。四川的客家人由于四川话的通用语地位和其处于被四川话包围的土广东话方言岛的缘故,而称四川话为“街腔”(威远隆昌)、“四外话”(西昌)、“四邻话”或“四里话”(仪陇)。四川的老湖广话使用者则称四川话为“贵州腔”(乐至)、“四平话”、“平话”或“四平腔”(达县)。而四川的羌族称四川话为“汉话”。除此之外四川各地方志中还曾以“蜀语”、“蜀方言”、“普通话”等来称呼四川话。而学术界往往称明之前流行于四川地区的语言为“蜀语”或“巴蜀语”,以区别于明清后由巴蜀语和各地移民方言融合而形成的四川话。
  

分布与使用


  四川话的使用人口主要分布于四川盆地一带,覆盖了除部分非汉族聚居区外的整个四川省和重庆市,以及陕西湖北湖南、云南、贵州等省与川渝毗邻的部分县市,四川话目前约有1亿2千万的使用者,数量次于日语,多于德语,是使用人口最多的汉语分支之一。现今四川话形成于元末明初“湖广填四川”的大移民运动时期,是由明之前流行于四川地区的巴蜀语和来自湖广广东江西等地的各地移民方言逐渐演变融合而形成的。成都话是川剧和各类曲艺的标准音,同时由于四川话内部互通度较高,各方言区交流并无障碍,因而四川话本身并没有标准音。成都话是川剧和各类曲艺的标准音,但并不是四川省的标准方言。事实上四川话从来就没有所谓的标准音,不像广东人将广州话作为粤语标准音,这是由于四川话本身就是由各地移民方言演变融合而成的。
  

类别


  四川方言分为七个小片(川中小片(成都)、川东小片、川西入归阳平小片(康定)、川西入归阴平小片(得荣)、川西入声独立小片、川南入声独立小片(泸州宜宾)、川南入归去声小片(内江自贡))。
 

四川话来源


  四川话发源于上古时期非华夏族语言的古蜀语和古巴语,迄今四川话的原始层中仍然保留了“坝”(平地)、“姐”(母亲)、“养”(您)等来自上古时期古蜀语和古巴语的词汇。之后四川话便随巴蜀地区的历史进程和移民更替而不断地发展变化,先是秦灭巴蜀后,巴蜀地区逐步形成属于汉语族但独具特色的巴蜀语。其后在明清时期,由于大量来自湖广等地的移民进入四川,巴蜀语同各地移民方言演变融合而最终形成了现今的四川话。
  

上古时期


  上古时期,四川盆地中存在蜀族与巴族两个非华夏族的民族以及蜀国与巴国两个独立的国家,其不仅拥有各自独立的语言:古蜀语和古巴语,还拥有被概称为“巴蜀图语”的独立的文字系统。古巴蜀语与当时的华夏语截然不同,与现今羌语嘉戎语彝语、纳西语和土家语等语言有着密切的关系。前316年,秦国相继灭掉巴蜀两国,逐步将中原华夏族的制度、政令推行到巴蜀地区,并开始大量的向巴蜀地区移民,巴蜀地区出现了古巴蜀语和华夏语并存并用、相互渗透的局面。之后随着秦汉时期大量的中原汉人迁徙入川,与四川地区原有的蜀族、巴族融合形成了具有巴蜀特色的汉族族群,并且在西汉末年形成了具有较为统一特色的巴蜀语。《文选》卷四载左思《蜀都赋》刘逵注引《地理志》中记载:“蜀人始通中国,言语颇与华同”,同时根据扬雄《方言》中的记载,当时梁益地区(即巴蜀地区)的方言与秦晋方言已经较为接近,表明此时的巴蜀语已经属于汉语的一个分支。

  西汉末形成的巴蜀语作为上古时期汉语族的一个独立分支,其特点主要体现在声调与词汇两方面。在声调方面,陆法言《切韵序》有“秦陇则去声为人,梁益由平声似去”的记载。同时黄鉴《杨文公谈苑》中称:“今之姓胥、姓雍者,皆平声。春秋胥臣、汉雍齿旨是也。蜀中作上声、去声呼之,盖蜀人率以平为去。”这说明此时巴蜀语声调具有自身特色。而词汇方面,此时巴蜀语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吸收了来自非汉语的古巴蜀语的词汇。扬雄《方言》以及其他一些历史文献中都记载了大量四川地区的特殊词汇,来自古巴蜀语的词汇包括“坝”(平地)、“姐”(母亲)、“不律”(笔)、“养”(您)、“曲鲙”(蚯蚓)、“阿婸”(我)等,其中“坝”、“姐”、“养”至今仍保存于四川话之中。
  

中古时期


  中古时期,巴蜀地区经济文化发展达到鼎盛,作为一个独立的语言区,巴蜀语继续得到发展,此时的巴蜀语独立性很强,与四川地区以外的语言较难沟通。宋范成大旅居蜀地时在《石湖诗集》卷十七《丙申元日安福寺礼塔》诗注中有如下记载:“蜀人乡音极难解,其为京洛音,辄谓之‘虏语’。四川方言或是僭伪时以中国自居,循习至今不改也,既又讳之,改作‘鲁语’。”从中可以看出巴蜀与中原语音完全两异。以宋代巴蜀语为例,首先巴蜀语韵部与宋代通语比较,韵部的分野或归字不同,如阳声韵寒先部的“言”字读人真文部、药铎部的“祈”读与屋烛部的“秃”相同等。其次,巴蜀语介音有合口化倾向,在一些字音上三个阳声韵尾相混。同时,巴蜀语声纽保留了诸如“古无舌上音”、“照二归精”等的古音遗迹。此外,声调方面,巴蜀语在平声字与上去声字归派与通语也有较大不同,如通语音归平声的“青雍句”在巴蜀语中“青”归人上声,“雍句”归去声。

  中古时期,巴蜀语也拥有大量特有词汇,如“波”(老人)、“偏涷雨”(夏日暴雨)、“百丈”(牵船绳)、“溉”(江边道路)、“块”(坟墓)、“秃”(砍)等,其中部分仍然存留于今天的四川话中(如下表所示)。将文献中记录的上古、中古时期巴蜀语特有词在现今四川话中的存留情况进行统计,结果如右表所示。从中可以看出,上古文献中收录的巴蜀语特有词汇约有一成保留于今四川话中,同时中古文献中收录的巴蜀语特有词汇有较为可观的三成得到保留。这表明虽然在近古时期四川地区人口构成发生剧变,但现今四川话仍然与上古及中古时期的巴蜀语有一定程度的传承关系,中上古巴蜀语是现今四川话形成和发展的重要基础。
  

近古时期


  宋末元初,长达52年的四川抗元战争使自唐以来经济文化高度发达的巴蜀地区遭受重创,人口锐减,经济凋敝。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年),四川地区有259万户(约1200万人,占南宋全国的23.2%);而到元占领四川之后的至元十九年(1281年)便只余12万户(约60万人,占元全国的0.7%四川方言),减少了约95%。元末明初,在这种低人口背景下,来自湖广、广东、江西等地的移民开始陆续进入四川,形成了四川历史上的第一次“湖广填四川”大移民运动。中古巴蜀语和各地移民方言融合演变,现今四川话由此开始逐步形成。明代四川土著居民人数较移民仍占优势,四川话也仍以宋元巴蜀语为基础继续发展,但已经与现今川西、川南一带的老派四川话(灌赤片)较为接近。

  根据明末清初成书的《蜀语》以及其它文献的记载,明代四川话音韵上的主要特征包括:一、入声仍然保留,独立成调,但川东、川北地区的入声尾(喉塞音)已经式微。二、平声未分阴阳,因而明代四川话中仅有平上去入四个声调。三、[-m]韵尾已经消失,并入[-n]韵尾。这三个特点与此时的官话迥异,首先,依据《中原音韵》记载,北方官话早在元代就已经入声消失,平分阴阳;同时北方官话中[-m]韵尾并未消失,因此四川话与北方官话并没有同步发展。另外从词汇上来看,明代四川话词汇以单音节词居多,表现出与南方诸汉语相类似的特点,这表明四川话在形成期更多的受到了南方汉语而非北方官话的影响。

  明末清初,四川地区再次陷入战乱,人口锐减,之后的第二次“湖广填四川”大移民运动使四川人口构成发生剧变。就全川而言,移民运动之后四川土著居民仅占四川总人口的约30%。但是,明末清初战乱中,四川各地受到的破坏程度相差很大,川东、川北地区受战乱影响严重,而川南地区却受影响十分轻微。当时还有大量川东、川北的四川土著居民,前往川南地区以及与川南毗邻的滇黔北部地区躲避战乱。因而,川南地区的存留的四川土著居民人数可能较移民仍占优势,其中又以峨眉、乐山、犍为一带为最,从而使以宋元巴蜀语为基础的明代四川话在川南地区仍然得到存留。与此同时,大量来自湖广、江西、广东等地移民进入川东、川北地区,从而使四川话内部产生了新派(川东、川北)与老派(川西、川南)的分化,奠定了现今四川话内部新老两派并存的格局。
  

四川话的发音  

声调


  四川话的调类总共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入声五类,部分地区四川话中入声已经消失,但入声字全部整齐地归入某一个调类(如成都话入派阳平、自贡话入派去声、雅安话入派阴平),与入声杂乱派入四个调类的北方官话截然不同。依据《四川方言音系》统计,四川话总计150个方言点中,拥有5个调类(即入声保留的)的有48点,约占方言点总数的三分之一;而拥有4个调类的有102点,约占方言点总数的三分之二。

  而就调值来看,四川话内部各地方言高度一致,与其它西南官话相比却具有显著差异。四川话阴平一般为高平或半高平(55或44),阳平一般为低降(21或31),上声一般为高降或全降(53或51),去声一般为低升、中升或降升(13、24或213),入声一般为中平、高平或半高平(33、55或44)。
 

声母


  四川话中包括零声母在内总计有25个声母,如下表所示(例字以成都话为准)。依据《四川方言音系》统计,四川话总计150个方言点中,巫溪、奉节2点拥有19个声母,无[tʂ]、[tʂʰ]、[ʂ]、[ʐ]、[ȵ]、[f];重庆等45点拥有20个声母,无[tʂ]、[tʂʰ]、[ʂ]、[ʐ]、[ȵ];成都等77点拥有21个声母,无[tʂ]、[tʂʰ]、[ʂ]、[ʐ];盐边等8点拥有23个声母,无[z]、[ȵ];自贡等11点拥有24个声母,无[z];都江堰等7点拥有全部25个声母。

  绝大多数地区的四川话没有tʂ组声母(卷舌声母)。四川话总计150个方言点中,有tʂ组声母仅为26点,且都江堰等7点只出现在入声字中,并只与韵母[ə](西充为[ɿ])相拼,只有自贡等19点(主要为入声归去声区)tʂ组声母可以和较多韵母相拼。同时,四川话还拥有部分普通话没有的声母,如舌尖浊擦音[z](例字:人人[zən2]、如[zu2])、唇齿浊擦音[v](例字:五[vǔ]、乌[vū])、舌根浊鼻音[ŋ](例字:我[ŋo3]、欧[ŋəu1])、舌面前浊鼻音[ȵ](例字:你[ȵi3]、宜[ȵi2])等。
  

韵母


  四川话中总计有42类韵母,依据《四川方言音系》统计,四川话总计150个方言点中,黔江拥有最多韵母,总计40个;而屏山、宁南两点韵母最少,为31个。另外,荣县等3点韵母为32个,眉山等4点为33个,洪雅等5点为34个,彭山等12点为35个,成都等62点为36个,重庆等47点为37个,都江堰等8点为38个,射洪等6点为39个[34]。一般而言,四川话中韵母以36类和37类最为普遍。

  入声紧元音约有三分之一地区的四川话入声独立成调,但其中入声塞音韵尾已不明显,仅乐山等地存留有微弱的喉塞音,但这些地区入声字发音仍然十分短促,不能任意延长。这主要是由于四川话中保留有一套相对独立的仅用于入声字的韵母,如[iæ]、[uæ]、[ʊ]、[ɘ]、[ɐ]、[iɐ]、[uɐ]、[c]、[yʊ]、[yɵ]等,这些韵母有紧喉作用,在发音时喉头肌肉和口腔肌肉紧张,从而使整个音节表现出一种粗硬紧促的状态。由此可见,在入声独立的四川话中,入声并不仅仅单纯以其相对音高区别于其他调类的,而是发展出了入声紧元音来取代入声塞音韵尾。因此古入声字在四川话入声独立区和入声归入舒声区拥有一定的读音差异,即主要元音的松紧对立。
 

文白异读


  四川话由于受共同语(古代的雅音及近现代的北方官话)的长期影响而产生了文白异读系统。白读音通常是四川话所固有的读音,是对自身古代语音的继承;文读音则通常与北方官话较为接近。一般而言,白读音主要出现在高频日常生活用语中,而文读音主要出现在书面语、新词汇中。四川话的文白异读系统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中,但近几十年来,由于中国政府的单一语言政策,主要的趋势是文读音越来越占优势,部分字词白读音已趋于消失,固定为文读音。
 

变音


  变调连读变调现象在四川话口语中十分常见,但各地略有差异,以成渝片为例,大致来说四川话中的变调可以分为4类。一是重叠词中的变调,一般而言如果组成该重叠词的字声调为阳平或去声,则第二个字变调为阴平(例词:爸爸[pa2pa1]、婆婆[pʰo2pʰo1]、舅舅[tɕiəu4tɕiəu1]、帕帕[pʰa4pʰa1]);同时,如果组成该重叠词的字声调为上声,第二个字变调为阳平(例词:姐姐[tɕiai3tɕiai2]、板板[pan3pan2])。二是儿尾及儿化词中的变调,如果儿尾名词为阳平,儿尾变调为阴平(例词:娃儿[ua2ɚ1]、瓢儿[pʰiau2ɚ1]);如果儿化词的最后一个字为阳平,该字变调为阴平(例词:葡萄儿[pʰu2tʰɚ1]、麻雀儿[ma2tɕʰyɚ1])。三是特定字的变调,如“去”、“头”、“面”、“上”等虚词在多数情况下都变读为阴平(例词:下去[saŋ4tɕʰe1]、屋头[vu2tʰəu1]、外面[uai4mian1]、身上[sen1saŋ1])。四是二字词及三字词的第二个字在很多情况下变读为阴平(例词:姑娘[ku2niaŋ1]、经佑[tɕin1iəu1]、院坝[yuən4pa1]、龙门阵[noŋ2mən1tsən4]、明年子[min2ȵian1tsɿ3])
  

儿化


  儿化是四川话(除岷江小片小部分地区)中的一种常见的音变现象,四川话的儿化内部较为一致,但与北方官话的儿化存在很大差异,特别是在儿化韵的数目上,四川话中的儿化韵仅有[ɚ]、[iɚ]、[uɚ]、[yɚ]4个,而北方官话有26个[46][42][47]。以成渝片为例,成渝片中的37个韵母,仅[ɚ]、[iai]、[ue]、[yoŋ]、[yu]5个不能儿化,其余32个韵母中,所有撮口呼韵母儿化为[yɚ](例词:汤圆儿[tʰaŋ1yɚ2]、麻雀儿[ma2tɕʰyɚ1]);所有齐齿呼韵母儿化为[iɚ](例词:妖艳儿[48][iau1iɚ2]、背心儿[pei4ɕiɚ1]);所有合口呼韵母儿化为[uɚ](例词:颤花儿[49][tsan4xuɚ1]、街娃儿[50][kai1uɚ2]);除[o]、[oŋ]外的所有开口呼韵母全部儿化为[ɚ](例词:齁包儿[51][xəu1pɚ1]、舌头儿[se2tʰɚ1]),而[o]、[oŋ]仅在同唇音声母相拼时儿化为[ɚ](例词:棚棚儿[pʰoŋ2pʰɚ1]、钵钵儿[po2pɚ1]),其它情况下儿化为[uɚ](例词:窝窝儿[ŋo1ŋuɚ1]、火锅儿[xo3kuɚ1])。
  

四川话的语法  

词缀


  四川话的词缀与普通话相比有较大差异。首先,四川话中拥有部分普通话中没有的特有词缀,例如四川话中常见的动词词缀“倒”可以组合为“估倒”(逼迫)、“谙倒”(猜测)、“马倒”(欺压)、“默倒”(以为)、“审倒”(小心试探)、“阴倒”(不张扬)和“幽倒”(注意)等常用语。再如“头”在四川话中也是一个极常见的动词词缀,可以组成如“学头”、“看头”、“搞头”、“吃头”、“做头”、“讨论头”、“复习头”等常用语,如“钓鱼城有没得耍头”在四川话中意为“钓鱼城好不好玩”。

  第二,四川话中部分词缀虽然普通话中也有,但使用范围和附加含义却有很大差异,如四川话中名词词缀“子”可以构成“蜂子”(蜜蜂)、“耳子”(木耳)、“砣子”(拳头)、“羊子”(羊)、“烟子”(烟)、“今年子”(今年)、“明年子”(明年)等普通话中没有的词汇,同时四川话中还有“分分子”、“角角子”、“两两子”、“斤斤子”这类由量词重叠后加词缀“子”,用来表数量少的特殊用法,例如“你咋个净给我些角角子”在四川话中意为“你怎么只给我角票”。另外,北京话中没有儿尾词,其词缀“儿”都以儿化的形式出现,但四川话中有“裤儿”、“帽儿”、“娃儿”、“刀儿”、“偷儿”、“样儿”、“锅儿”等大量儿尾词。同时名词词缀“家”在四川话中一方面可以用来表示人群之间的对立,如“姑娘家”与“儿娃子家”、“婆娘家”与“男人家”、“娃儿家”与“大人家”(这种情况下“家”词缀还可以重叠表轻视,如“儿娃子家家的,还啬得很”在成都话中意为“男孩子怎么这么吝啬”);另一方面“家”词缀还可以表时间,如“春天家”、“白天家”、“往回家”等。
  

句法


  在四川话中,有很多特有的并不见于普通话的句式结构,仅与“得”字相关的常用句式结构就有“得V/不得V”、“V得/V不得”、“V得C/V得不C”、“V得C(O)”、“V得有(O)”(V为动词、C为补语、O为宾语)等5种,沉积了汉语各个历史时期“得”字的用法。除此之外,四川话中的特有句式还包括:“V都V了”、“V起来/V起去/V起XY”、“到X不X(Y)”以及诸如“X不(没)XY”、“X都XY了”、“X都要XY”、“X就XY”一类的半拷贝结构等。
  

四川话特点


  四川话的词汇主要由承自中上古时期巴蜀语的词汇、由明清时期移民带来的移民语言的词汇、承自古代汉语通语的词汇三部分组成。近年来也有大量的来自普通话、英语等语言的外来语词汇进入四川话,同时也有诸如“雄起”、“勾兑”、“假打”、“洗白”、“冒泡儿”等四川话新词汇在成都、重庆等大城市产生,并迅速通行全川[57][58]。四川话的词汇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反映了巴蜀地区独特的民间文化和风俗习惯。

  四川话的词汇与其它汉语的相比具有十分巨大的差异,与四川话关系较为密切的云南话也仅有58.3%的词汇与四川话相同,同时由于四川话在形成期更多的受到了由移民带来的湘语、赣语等南方汉语的影响,从而使四川话的词汇与北方官话拥有很大差异。因此,虽然四川话通常被归为官话的一支,但北方官话中与四川话相同的词汇仅有47.8%,远不及湘语的54.9%和赣语的49.4%。
  

特征


  词形四川话词汇和普通话在词形上存在显著差异,以下从音节和词素两个方面进行比较。首先,在音节方面,四川话中大量词汇与普通话在音节数目上存在差异,例如有些四川话词汇的单音节词对应在普通话词汇中则是多音节词;与之相反,有些词汇在四川话中为多音节词,但对应在普通话词汇中则是单音节词;同时有些词汇虽然在四川话与普通话中同为多音节词,但音节数并不相同。

  其次,就词素来看,四川话词汇与普通话词汇的区别大致有三种情况。首先,四川话中大量词汇与普通话没有相同词素;其次,四川话中也有一些词汇与普通话具有部分相同词素;同时,四川话中还有部分词汇虽然与普通话词素相同,但词序并不相同。
  

词义


  四川话中部分词汇词形与普通话一致,但意义却截然不同,例如“造孽”在四川话中意为可怜,而在普通话中是佛教用语,意为做坏事;而“饮”在四川话中意为浇灌植物,在普通话中则为喝水或给牲畜水喝的意思;再如“不好”在四川话中意为生病,在普通话中则为“好”的反义词。四川话中还有部分词汇词形与普通话一致,但词义范围不同,例如“鼻子”在四川话中除了指人体器官外,还可指鼻涕;再如“新鲜”在四川话中还有“清醒过来”的含义,同时“醒”在四川话里还可以指食品变。
 

四川话使用禁忌


  四川话拥有丰富且自成体系的禁忌语系统,早在西汉扬雄所著《方言》中便有对巴蜀语中禁忌语的记载,四川话的禁忌语中体现了较多的巴蜀地区的风俗、语言特点。首先,四川话中的忌讳说凶恶动物,例如蛇在四川话中的讳称有“梭老二”、“梭梭”、“干黄鳝”、“长虫”等,老虎在四川话中的讳称有“猫猫”、“大猫”、“大头猫”、“扁担花”等,狐狸在四川话中的讳称为“毛狗”,老鼠在四川话中的讳称有“耗子”、“老水子”、“高客”、“喜马”等。其次,四川话中忌讳说不吉或不雅的词,如与“散”同音的“伞”往往被称作“撑花儿”或“撑子”,而死亡在四川话中通常被称为“不在”,并有“莫搞了”、“莫脉了”、“戳火了”、“撬杆儿了”、“翻翘了”等说法,再如生病在四川话中被称为“不好”或“装狗(狗)”、“变狗(狗)”。另外四川话中仅有“屄”一个字音为[pʰi1](意为女性生殖器,至今仍在使用),在民国前为交际中非常忌讳亦非常难以说出口的虚词,其它所有原本与之同音的字如“批”、“披”等一律转读为[pʰei1],仅在20世纪60年代后,才同下江官话的类似词汇一样,为泄愤或骂人时使用。
  

四川方言词汇示例


  抓子(ZUA)——走到四川不能不知道抓子是什么意思,比如经常听见问:

  “你在抓子?”中间的抓子意思是做什么,全句为你在做什么的意思。“抓”是做啥的连读。

  “你抓子老(方言,意味了)?” 其中的"抓子"意味怎么了,全句的意思就是你怎么了

  扎起(发音za,3声上声,一般不念zha)——江湖艺人跑场子表演求生活,锣鼓敲响,支持者围拢一圈予以鼓励和帮忙,防止有人使坏,叫做“扎场子”,简称“扎起”。开始表演前,艺人老大抱拳相谢支持者:“多谢各位弟兄为我们扎起”。引申意为“鼓励,支持,帮忙,制止捣乱”。

  外地人不要理解为“刀扎”“扎窟窿”“戳”,仅仅是同音字借用而已。

  雄起——大力展现阳刚之气,拿出自己的最大本领,压倒对方。

  娃、娃儿、女娃子、男娃儿、弟娃儿、妹娃子——小孩子叫娃儿,女孩叫女娃儿,其余类推。二○年前这个“娃儿”通用于所有年龄阶段,相当于台湾的“男生、女生”,甚至于说老太婆都说“哎呀,人家是女娃儿,你让一下(ha)别个(go四声)嘛。”

  你娃——你小子!

  莫——别。

  瓜——瓜,“傻瓜”的简称,含义还包括“憨包”之意。男人傻,就叫“瓜娃子”,女人傻,就叫“瓜女子”。中年妇女傻,就叫“瓜婆娘”。这个用法大约从文*革中期开始。

  狗*的——口头语,加重语气:发狠地、下决心地、强调地、不满地、吃惊地、......

  宝、宝气。——憨包一个,到处出洋相的傻瓜。例如:“哪个人好宝哟。”“她是个宝器。”“几个土妹子和一个老宝气”。

  木、木鸡(宜宾,自贡方言听起来像“穆鸡”)。——来源于“呆若木鸡”,简化的成语,但比成语更加有分量,形容人思维迟钝,木头脑筋,不开窍。

  咋个——为啥,为什么、怎么

  啥子唉——什么,

  洗白老——完蛋、一无所有、死了。例如:打麻将钱*都被输光了,“森上带点个子弹,都被洗白喽”。“愣格没得钱耐?”“刚一发工资,钱都被婆娘洗白了仨!”

  语气词。西南官话里语气词非常丰富,善于表达微妙的意思,所以讲西南官话的人不要轻视自己的语言。

  哦(语调上扬)——表肯定语气,是这样。

  啊(语调下降)——表肯定语气,不错,是这样。

  是3(san)——四川大部分地区使用,表肯定语气,"正确","对头"。

  是唦(两音都拖长)——主要通行于重庆市.意同"是3",“唦”有的写成“撒”。

  (以上三个用法在电影《抓壮丁》中,三个女人回答王保长的问题时接连使用)

  哈——语气助词,1、轻微的疑问;2、友好。例子:欢迎多伦多的朋友哈!

  嗦(发音so),有人写成“说、嗖”——疑问,并且马上肯定。例子:原来在这个地方嗦?!

  喃——呢的另外读音,表疑问,自问。例子:咋个这些人都跑过来了喃,消息够灵通的嘛!

  嘛(ma)——么(me),意义相近。

  哇——疑问词,轻微的“吗”。一般用在对方基本会同意的时候:杨老师,来一根哇?我们乡下人只有越土越好哇?再乱说,我要翻脸哈!!!

  兮——语气词,那样子的:“你觉不觉得他有点神经兮兮?”“脏兮兮的。”“瓜兮兮的”

  绰绰(coco)——哪个样子。神绰绰的(精神病样子),哈(傻的四川发音)绰绰的。

  嘎(ga,降调,这里的a接近英语地图map当中的a)——是这样么?可以独用。

  zuazi,抓(zua,降调)子——“做啥子”的连读。

  提劲——1.来劲,振奋人心:姑姑,太提劲了 ;2.同"扯皮",即"找茬"之意.

  ×起——起来,常用在动词后面,加强动词的意义:雄起、来不起了、扎起、懂得起

  整——用途广泛的动词。例子:“整了顿方便面”,吃了顿方便面

  幺(yao阳平声)——年龄最小的。幺姑娘、幺娃、幺女、幺叔、幺儿

  幺幺——姑姑(最小的姑姑)。

  巴适——好,合适,舒服,心满意足:“原来在城头没碰到巴适的?”

  苕气——红苕(甘薯)气味,转义为“土头土脑,乡下人样子”:“说我们身上苕气打不脱、脚杆是弯的!”

  稳起——稳住,不要露马脚。

  装神——假装出来的样子,装模作样的样子,演戏给别人看。

  龙门阵——聊天,摆龙门阵就是进行聊天。

  凶——厉害,有本事。如:“你娃凶哦,我都被你搞附了。”

  歪——(wai 2声)凶,形容一个人很凶。如“你好歪哦,我惹不起你。”

  猫——(mao)凶。如:“那个女的好猫哦,两爪爪(zaozao)就把他整成猫脸。”那女的好凶,几下就把他抓成了猫脸。

  毛——(mao)火了,怒了。如:“你莫把他惹毛了,他猫家伙。”你别把他整怒了,他很凶的。

  笨丕——(men pi)口语,常用与长辈对晚辈,笨蛋的意思。

  梭边边——第一个边拖长音。梭:溜走;边边:边缘。梭边边=溜走,逃跑,躲开。如:“你把事情搞糟了,想梭边边嗖!”

  铲铲——(chuanchuan喘喘),语气词,加深程度。如:“你笑个铲铲。”意思是:你笑个屁。有什么好笑的。笑什么啊。

  分分儿钟——几分钟,很快;通常意为:稍等一下、马上的意思。

  咂——西南方言,1、吸吮;2、小口地喝酒、喝水。西南少数民族用麦管或细竹管从酒坛里吸酒也叫咂酒。

  呡(min四声)——嘴唇少少地沾一点儿,如“呡一口酒”

  拐——这里用“拐”字是同音字借用,意义完全不同。错了。“拐了,拐了”是“错了错了”,“不会拐的”是“不会错”。

  格、嘎——西南方言习惯疑问词前置。“格是?”(是不是)。“格好”(好不好)。“格吃了”(吃了没有)

  切——去。例如:“我们一起切。”,切是绵阳市"去" 的发音,普遍四川人念“气”,自贡和内江念“记”,重庆市则QIE,QI混用。

  哈(三声)——“傻”的四川发音,如:“傻儿师长”,四川人念“哈儿师长”;“哈绰绰的”,傻乎乎的,傻瓜的样子。

  哈(轻声)——疑问。自问自答。轻度肯定。例子:“格是哈”?-是不是?是么?“军医哈”-是军医吧?是军医。

  服、附——糊涂,糊。川北人f/h不分,糊涂念“服涂”,搞“附”了,就是被搞糊涂了。例如:你娃凶哦,我都被你搞附了。如果让川北人说清楚“红鸡公尾巴灰,灰鸡公尾巴红”,那简直要他的命了。   不要虚:虚,心虚,害怕。不要害怕。   我很绽(赞):zan降调,爱表现,性格外向张扬。“我很赞”,我很外向张扬。

  跟斗扑爬:摔筋斗,在地上爬滚。

  牙尖舌怪:多嘴婆,搬弄是非,挑别人的毛病。

  舔肥:舔别人的肥屁股,拍马屁。

  天棒:(川东,川中用得多)相当于北方方言的“愣头青”“二杆子”,讲话和做事情不假思索,不管后果乱做,像傻瓜一样办事。得罪了人自己还不知道。

  崽儿:(重庆话)贬义的“那小子”。

  黑么:非常

  串串:近似小火锅

  芊芊:餐时用来串菜餐后用来计量结帐的竹签

  砍脑壳滴(哩):神经病,也有的地方用来诅咒,埋怨他人

  偷儿:贼 ,绵阳人则爱说"ZUI娃子".

  摸别个包包(摸哥儿):掏人家口袋、扒手

  疯:(读fong),尽情地狂

  黑:很、非常 (重庆人特有)

  耍:休假、玩儿

  老汉儿:老爸,

  黑闷凶:非常有能耐、本事

  贡:窜进窜出

  耿直:重庆人最常挂在口头的两个字。重庆话说一个人不耿直,是对他最大的侮辱,那你在重庆人里也就混不开了。耿直要对朋友无条件诚实,信任。

  假打:这个词与耿直相对,而有异曲同工之妙。呵呵,说假打的时候,就是要打假.(貌似李伯清创造")

  宝气:傻。有笑话说一老外往首饰柜台一站有些感慨,不禁用撇脚的汉语,向售货小姐赞叹起来:“小姐,宝……气!”小姐一下愣了,一回神就马上用重庆的辣子招呼他。“宝气,宝气,你龟儿才宝气!”

  冒皮皮:找茬。有道是“冒皮皮,打飞机”。

  冲壳子——吹牛。

  背兜儿:背篓   婆娘:女人,有时也指妻子。

  扯(ce):发音时韵母音要拉长。表示跑题了。例如“扯远了”“胡扯”,"扯靶子"。

  zua(二声):踢。例如“zua球”,“zua你两jo(脚)”。如zua你两jio

  zua瞌睡:打瞌睡

  zuai筋斗:就是摔跤了的意思

  脑(音同老)壳:脑袋

  倒拐子:手肘

  罗兜:罗兜原意是指一种装东西用的框子,两个可用扁担来挑。引申指臀部,的前者多用于人,而后者多用于动物,尤其是猪

  开山:泸州地区的一种方言,就是“小斧”的别称。这种小斧刃面是钝的,用于砍开石头,斧背用于打击凿子。由于大石头是从山上开凿下来的,所以这种小斧就叫“开山儿”。

  客西头儿:膝盖

  曲蛇儿:蚯蚓

  爪母儿、爪猫儿:蚱蜢   虼蚤:跳蚤

  金啊子:知了 产子

  奇猫儿:青蛙

  赖格宝:蛤蟆

  鱼曲儿:泥鳅

  巢冲:蛔虫

  新姑娘儿:七星螵虫(编辑:其实各地指的不尽相同)

  偷油婆:蟑螂

  雀雀儿、拐拐:(qioqio)小鸟

  照鸡子、叫机儿:蛐蛐儿

  雷公虫:蜈蚣

  猴子:螳螂   堂客:内人

  涮坛子打广子:说大话,吹牛皮。//涮坛子,此处为 算弹指,原意为走江湖,给人定命数的算命先生,多为胡说之人,故引申为说大话,乱说之人。

  日白:吹牛皮,瞎聊,胡侃。

  空了吹:少在这儿瞎说。不要再吹牛了,没人信你!

  豁别个:骗别人 。豁:糊弄。

  别个:别人

  脚杆/腿杆:腿脚

  你虾子不胎害:骂别人不知道好歹

  连二杆:人的小腿

  耙耳朵:男人没骨气,怕老婆。在成都确实有一种自行车改装的交通工具叫做这个名字。不过引申出来也有“怕老婆”的意思。

  龟儿子:骂人的话,标准的四川语言,指人出生低贱。很多时候只是用作口头禅,用来加强语气。

  改手:上厕所   梭叶子:形容女人不检点的话语。妓女和生活作风不好的女人

  干狮猴儿:形容一个人很瘦

  干虾儿:形容一个人很瘦

  操油说:指一个人说话油腔滑调

  直见滴(dia):指液状物一直不停的滴

  走人户(一般读fu):去亲戚朋友家串门

  肋巴骨:肋骨

  花江子:额头

  下颌骨:牙巴骨

  喉骨:喉娄

  飞辣人、芒苦、抿鸡儿甜:十分辣,非常苦,相当甜。(个人觉得这个比普通话表达形象生动得多)。

  博存在:使用频率很高,表达意思也很广的一个词。没有问题,小事情等等,分语境意思太广,呵呵,我说不全啦。

  狗的:“狗*日*的”的快读。这个词在四川话中,尤其在重庆话中是口头语了,一般没有骂人的意思。重庆女子有时说丈夫都说“我们那个狗*日*的”,说小孩“小狗*日*的”。一般是加重语气的力度,强调语气,发狠。

  背时:倒霉。例子:“你个背万年时的”。

  脚(juo或者jio)球:成都人口中的足球。

  搞一哈:试一下。

  巴适:好,实在。

  安逸:舒服。

  巴:粘贴、附着。例如:“巴斗烫”(粘着烫)。

  对头:是的。
 
    晓得老:知道啦,有不耐烦的意思。

  嗯是:确实是。(还有我以前听我外婆说:动硬(恩),也有确实是,真的耶的意思。)

  条子:父母打孩子的棒
 
  霸道:在四川话中经常用于褒义。意思是绝了、厉害、高,实在是高、好得没话说。例“妹妹的身材好霸道哦。”

  粑咔:在重庆话中经常用于褒义。意思做事得很好。

  杀麻麻鱼:浑水摸鱼,蒙混。

  围腰子:围裙。

  *巴:如“盐巴”“牙巴”等。哈哈,“泥巴”就不算了哈,那是普通话。

  琛过来、痴过来:伸过来

  光的:光溜溜的

  拗(niu):手脚不停地动

  吱胶、擦子:橡皮擦

  读脚:跺脚

  扯仆汉:打呼噜

  逞下去:压下去

  马起脸:板脸

  莫浪个:不要这样

  斗是:就是

  拱过来:挤过来

  骇得:吃得多

  扯把子、日白两党的:说谎

  光胴胴(dong):没装上衣

  光ca ca :裸体,衣服裤子都没穿

  光媾子:光屁股

  夹色子:结巴

  稗子:瘸子

  喀过来:跨过来

  逗硬(en):动真格的

  看稀奇:看热闹

  高耸耸:很高

  肥懂懂:很胖

  烦造造:非常烦

  短处处:很短

  趴露露:很软

  低低嘎嘎儿:很少

  惊抓抓的:大惊小怪

  疯扯扯的:疯疯癫癫

  矿西西的:很糊涂

  亮瓦瓦:很亮

  屋独独:冷不防的

  神戳戳:发神经

  念栋栋:粘稠的

  俗杂杂的:俗气的

  火瞟瞟的:灼伤般的疼

  吃嘎嘎:吃肉的意思

  卡卡各各:角落

  吹垮垮:聊天

  瓜兮兮:傻傻的

  惊风火扯:神经兮兮

  神撮撮(神经病)

  铲铲:不相信的意思。例如:甲:今天发奖金老哟。乙:铲铲,昨天才发老的。

  甲甲、隔力:身上的污垢   索索滩儿、索索板儿:滑梯

  蛮施:特别、很,加重语气,比如你蛮施烦,就是你特别烦。

  挖抓:特别脏的意思。

  luan转:四周。“luan”字为外面一个方框,里面一个“栾”。

  孔雀qio :自作多情,自以为是。你好孔雀哦!

  撇托to:容易,简单。这事莫啷个撇托?!

  不消:不需要,不消说,不需要说,要不要我开车去接你,不消。

  莽:傻,笨,莽子,莽娃儿 也可形容智障的人。

  蒲嘘儿:水果名称,即荸荠,马蹄。

  撑花儿:雨伞,现在很少人用了,主要是川东地区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烨一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sc.zwbk.org 四川百科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